06版:特别报道     
按日期检索

“黑户”37年,七旬老人的烦心事牵动一圈热心人……

37年“查无此人”就此改写

李成林握着一张张证件

  

  荆门晚报记者 汪兵洋 文/图

  “我终于有了户口,有了身份证,有了社保卡和免费公交卡,能够享受政府各项好政策了!”昨日,73岁的荆门城区居民李成林兴奋地举起身份证、社保卡和公交卡,自豪地向晚报记者展示。为了这一天,他足足等候了37年。

  回家养病,户口不知所终

  李成林1948年出生于掇刀麻城镇。读高中时因故中断学业,后结婚成家。

  1970年,李成林被招到荆门城北的锅底坑煤矿当矿工。次年,他在单位参加建房的过程中,左腿不幸被石头砸伤。

  由于长期通过水路运矿,1983年,他的腿伤严重到无法继续工作,回到麻城老家养病。

  养病期间,李成林没有再与单位联系。这样一拖再拖,他曾工作过的锅底坑煤矿不断改革改制,他在那里的户口信息不知所终。后来,家人把户口迁到荆门城区,李成林也搬迁到荆门城区生活。子女们为他的户口问题到处奔走,但一直没解决,后放弃了努力。

  上世纪90年代,5个子女一个个成了家,李成林独自在十里牌租了个房子住下来,以打零工、捡破烂为生。

  此后,适逢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后来又逢第五次、第六次人口普查,普查人员发现他没有户口,他都向普查人员详细讲明自己的单位以及没有户口信息的一切情况,希望普查人员及单位能按照相关政策给他恢复户口,但事后都不了了之。

  “黑户”多年,生活处处遇不便

  数十年没有户口,李成林的生活处处遭遇不便。

  “想出去打工,因没有身份证不能进正规单位,因进门需要实名打卡,我办不了卡,只能靠捡破烂、拾垃圾来维持生活!”说起这些,他一脸尴尬。

  平时,他需要给孩子们和亲戚朋友打电话,只能用大女儿的身份证办理电话卡,因为办电话卡需要实名。至今,他用大女儿的身份证办的电话卡还没有换过来。

  因为没有身份证,李成林连去南京的小女儿家都不行,因为不能进站买火车票汽车票,30多年来,还未进过小女儿家门。

  因为没有身份证,李成林不能享受优厚的国家政策,如廉租房、养老金、医保、低保、老年人乘车优惠卡等。

  多方努力,户口得以办理

  转眼到了2020年,李成林已是72岁高龄,身体又不好,和子女们谈起现实问题,万一去世了,无证件不能火化,这让一家人感到为难。

  2020年9月底,李成林到锅底坑煤矿(现宝源集团)及原户口管辖单位查自己的户口信息,可是微机里都没有他的信息。他又到自己出生的村里找村干部,想在村里恢复户口,村干部说他已招工出去了,在村里的户口早被注销无法恢复。就这样,恢复户口就如同大海捞针一样艰难。

  也就在这段时间,几位热心的朋友指点李成林:“你租住在十里牌林场居民区二十几年,应该算常住人口,可以到十里牌社区开个证明,到掇刀石派出所登记办户口就行了。”按照指点,李成林到社区开了个证明,再到派出所,户籍民警称要其原单位的档案才行。李成林说没有,民警让他把所有家庭成员及家属所在地的证明办齐后,由派出所出面到其原单位查档案。

  李成林准备好证明,民警发现其妻子(脑梗长期卧床,与他们唯一的儿子居住在一起)的户口在城区土门巷社区居委会,其户口应该到东宝区龙泉派出所办理。李成林立即赶到龙泉派出所。龙泉派出所很快组织调查专班,多次到宝源集团,找管人事的干部了解情况,并让李成林与该干部联系,由该干部带着李成林到单位找老职工指认,确定其在原锅底坑煤矿工作过。

  与此同时,专班民警又热情地指引他到市档案局,终于查到了他原来在锅底坑煤矿工作过的档案。据此,宝源集团的人事干部在李成林办理户口的表格上签字确认。

  2020年11月27日,李成林终于拿到了期盼多年的户口。他向民警深深鞠了一躬:“谢谢你们!”泪水从眼眶涌出。

  凭着户口,他迫不及待地办理了身份证、社保卡以及免费公交老年卡,开始享受政府给予的各项福利,幸福不言而喻。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