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版:荆楚·文学     
按日期检索

书痴女

■熊丽平

别人都说她念书念傻了。我看也是。

清早,一番忙碌还未结束,她问我:“你有书借我看么?”

我诧异地摇摇头:“没有,我都是用手机在网上看的。”

她失望地退回去,嘟囔道:“网上怎么看的?”

起初,并不曾关注过她,只是每日里都听到那安徽女人对她肆无忌惮地吼骂。有一回,见安徽女人家年仅六岁的女儿竟然也对她出言相骂,她不怒不气,爱怜地拂拂小姑娘的头发,吓唬道:“谁教你骂人的!以后再骂,阿姨让警察叔叔把你抓起来!”

她的那份宽容,很是让我感动。

别人都常常笑她:“你一天不是看书,就是看报纸,你是不是大学生啊?”

“我高中毕业,大学没考上。”她的回答,如秋日里无风的湖面,平静且波澜不惊。

她很贫穷,没有穿金戴银,她很朴素,没有时兴的衣着,也没有精致的妆扮。她并不曾伤害谁,只是沉浸在一个文字的世界中。

有什么好笑的呢?你们的内心未必有她干净。

而她,不管别人说什么,笑什么,始终手捧一本书,坐在一处无人的角落,样子是那么专注而执着。

已经忘了,怎样和她熟络起来的。

或许,是从她跟我借手机上网查询什么问题开始。

慢慢的,她告诉我一些自已的事。“姐姐,我想考公务员,你认为怎么样?”看着她期盼的眼神,我都不忍说出太打击她的话来,只能含含糊糊:“好像现在公务员不太好考呢!”“我先学会电脑,然后去报考狱警。”她一脸的向往,表情坚定。

其实我也是个冷漠的人,平时也爱把自己封闭在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里。对她也不曾特别好过,只是会偶尔帮她查查资料,偶尔给她一个鼓励的微笑。

她在我面前很放松,会像孩子般天真地问我:“姐姐,你是大学生吗?我觉得你说话好有条理,那你以前一定是老师吧?你的头发是自己挽的吗?真好看!”

看着她在我面前不加掩饰流露出自己的真实情感,我很喜欢,而她,也给了我很多温暖回馈。每次买了新书,都会说:“姐姐,我看完就给你看。”

每次看到我需要帮忙时,她会主动出手相助,为此,安徽女人总会大声斥责。为免得她被骂,后来我就尽量减少跟她的接触,但她的心意,我还是领了。

这是一个安静的女子,不知怎的,竟和我有些投缘。

任世事喧哗,我相信她能尽享一生平淡、半世安然。

若女子如花,那么她便是一朵洁净的百合,虽不馥郁芬芳,却安静地绽放着自我。如果女子如茶,那么她便是那一丝茉莉,虽不精致名贵,却也自有一股淡香入鼻。

后来,渐渐失去了她的消息,是不是如她所说去了新疆,还是去考公务员了?

毕竟一生中擦肩而过的人太多,每一个最终都会如一朵浪花消逝于尘海里,我又能记住几个?

到底要有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做到她那份荣辱不惊。

我知道无需祝福,因为她从不痛苦。

(通联:钟祥市冷水镇雷垱村5组)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