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版:荆楚·文学     
按日期检索

在灵前刷题的女孩

■孙晓芳

我接到万念的电话,电话里她兴奋地告诉我,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收到了,她考取了海南大学。万念是我扶贫的屈岭社区庙湾村的一个贫困家庭的女孩,她的成长的确不易。

龙泉高中毕业班5月6日复学后,万念回到学校紧张备考。那天,万念正在班里背英语单词,班主任贺老师把她从教室里悄悄喊了出来,问她,返校时你爸爸的身体状况如何?万念说,我爸爸身体一直不好,有风湿性关节炎、糖尿病综合症,还有肝硬化,一直卧病在床。

贺老师轻轻拍了拍万念的肩头,说,你妈妈早上给我打电话说,让你马上回去一趟……班主任贺老师不知怎样开口向万念说明实情。

望着贺老师欲言又止的神情,万念猜想,是不是父亲的病加重了?

过了一会,贺老师表情凝重地说,万念,你妈妈早上来电话说,你爸爸去世了,让你赶紧回去。

听完贺老师的话,万念一下子懵了,她望着贺老师,一时不知所措,她想哭但又怕自己的哭声影响到其他同学,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低头流起泪来。

贺老师陪万念回宿舍清理行李,又把她送到学校门房。出校门走了几十米,一个男子突然追了上来,友善地对万念说,同学,请留步,刚才在学校门房,我无意听到了你的班主任和门房保安的对话,知道你父亲去世了,你急着回家……男子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真诚善良的眼睛,但万念不认识他。

男子接着说,同学,你坐出租回家快些,我帮你叫个出租好吗?

万念又仔细看了看眼前的男子,好像从没见过此人,他的年龄看上去比自己的父亲要大一些。万念十分礼貌地说,伯伯,我不认识您,谢谢您的好意,我还是自己搭车回去!

男子语气诚恳地说,同学,请你相信我,我只是想帮你一下,我马上叫辆出租把你安全送回家,费用你不用操心。

说完,男子立马拦下一辆出租,并叮嘱出租司机,这个女孩家里有急事要回家。万念鞠躬感谢了这位善良的陌生伯伯,上了出租车。在飞驰的出租车上,万念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在她的记忆里,家里一直都很困难,即使过年过节,父亲也从没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为了她和哥哥的学费和生活费,父亲甚至去遥远的新疆建筑工地搬砖当苦力,直到身体吃不消了才回来。

父亲最犯愁的事情就是他们兄妹俩的学费,每到开学报名时,父亲就得去找亲戚朋友借钱。每当哥哥和她的学费凑齐了,父亲那张瘦削的脸上总会如释重负地堆满笑容,口气像个大款似地说,你们兄妹俩只管好好读书,学费不用你们操心,我有的是办法。然而,她和哥哥心里都清楚,这些钱是借的,是东拼西凑的,是拿田里的农作物当抵押向人提前预支的。

回到家,万念放下行李后,母亲迅速给她穿上了孝服。身穿白色孝服的万念跪在棺前,望着父亲的遗像大哭起来,边哭边说,爸爸,你说等我高考的好消息的,我还没考,你怎么就走了呢?爸爸,你说我考上大学后要敬我酒的,要给我买礼物的,你说话怎么不算话呢……

哥哥万刚一直把悲痛压在心里,此时,妹妹撕心裂肺的哭喊,让万刚的悲痛找到了突破口,兄妹俩一起跪在灵前,泪如雨下。兄妹俩长跪不起,失声痛哭,前来安慰看望的村干部和邻居们见此情景,一个个都落下泪来。想着父亲对自己高考的牵挂,万念强忍着悲痛,从书包里取出数学资料,在灵前的一张小桌上,边守灵边刷数学资料上自己做错过的题。

高考前放假三天,许多同学要么随父母进庙敬香祈愿,要么去自家的祖坟烧纸企求保佑。万念没有回家,独自一人在学校宿舍里复习。

那天晚上,万念给哥哥打电话,让他替她给父亲的新坟烧点纸钱,求爸爸的在天之灵保佑自己高考顺利,也求爸爸保佑哥哥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早日到来。

写这篇文章时,万念惊喜地告诉我,她哥哥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来了,哥哥被中南大学法律专业录取了。

从2017年至今,万念家一直享受着低保待遇,她哥哥就读哈工大期间,每年都享受管理区工会的助学金4000元。初中时,万念享受义务教育补助,高中时学校免了她的学费,还发给她助学金。

万念说,她感恩政府,感恩善良的人们,一直以来,她和哥哥把这种感恩变成了他们求学奋进的动力。

(通联:屈家岭管理区易家岭办事处)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