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版:时光·走笔     
按日期检索

连翘(四)

■赵新军

70年代末期,我和连翘上中学了,分别在相邻的两个班,我俩经常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遇上。

她每次见到我都会从头到脚仔细地打量我一番,然后说:你的裤子太土了,也太阔。现在流行尻板裤(包紧臀部),我带你去改改吧!你还穿你妈给做的布兜兜?我穿的可是高级胸罩,我大姐从汉口寄来的,你看看,红色带海绵的。我大姐说了,女孩子的胸越大越好看,不用勒紧的。我还有一双高跟鞋……

那时候,沙洋镇上满大街都是穿着大喇叭裤,烫着爆炸卷发型,手里提着录音机的时髦青年。他们大多是:眼神迷茫,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情,在街上晃悠。偶尔还会有一群人聚集街边,在录音机里的摇滚音乐伴奏下群魔乱舞。

我哥哥也禁不住诱惑,跟着同学出去“浪”过一阵,被我爸看见后,拎回家来狠狠地揍了一顿。后来,母亲将哥哥的喇叭裤给弟弟改了一条裤子。

一次淘气后,我又挨打了(我爹不爱动嘴)。弟弟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调侃我说,你就是母亲在垃圾堆里捡回家的。当时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曾经不止一次在连翘跟前哭诉过这件事,她懵懂地听完后也只能同情地安慰我一下。

打那以后,我成天疑虑重重。这个疑团时不时地就会跑出来撕咬我的心脏,同时也更加坚定了找寻亲生父母的决心。每当受了委屈,我就会在心里暗暗地激励自己:等有一天我翅膀硬了,一定要去找我亲生的父母,让他们狠狠地爱我!

一天,趁着父母不在家,我神情严肃、皱着眉头,很郑重其事地问哥哥:弟弟说过,我是捡来的,你一定也知道,可当真?哥哥瞪着两眼诧异地看了我一会,然后刮着我的鼻子,噗嗤一声笑着说:傻丫头,怎么会是捡来的,看你长得和爹一模一样!你刚生下来那会儿我还抱过你呢(哥哥比我大9岁)!接着,哥哥津津乐道地说起我幼时的故事。此时我才彻底释然了。

整个初中,我像是一株不起眼的小草。好在班主任龚老师(女)上课时经常点我起来朗读课文,这让我平凡的人生有了一丝亮点。也就在那个时期,文学的种子在我心里扎下了根。后来,我和龚老师的师生情谊也一直延续着,每到过年,我会给老师送条围巾之类的小礼物,或者买点补品。

期中考试前一天,隔壁班的班主任、英俊高冷的夏老师把连翘喊出去谈话了。听说是责令其回家换衣服,否则禁止入校门。那时,街上也正在查处喇叭裤和爆炸卷发,抓到了就剪掉喇叭裤,强制拉直爆炸卷发。

我知道,连翘不仅打扮有些出格,还很有些江湖义气。据小道消息,当时还有男生追求连翘。我暗暗地膜拜她,也不禁有些替她担忧。

(通联:市博物馆)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