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版:法治荆门     
按日期检索

谁的说辞可信 白纸黑字为证

一起身体权纠纷官司再审否定被侵害人防卫行为

  

  荆门晚报记者 秦文 通讯员 李胡兵

  近日,省高级人民法院指令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已二审判决的一起身体权纠纷案进行再审,最终再审法官用3名当事人在警方的陈述(也就是笔录)佐证了被侵害人事发时拿木桩打对方的行为,进而否定了被侵害人所称自己的防卫行为,这也使得被侵害人要为自己被侵害所受损失承担一半的责任。

  

  

  案件回放:邻居菜地界线纠纷引发伤人事件

  

  

  涉诉人分别为卢某(今年32岁,京山人,在武汉工作)、万某(今年58岁,京山人),卢某父母与万某系邻居。

  时间回溯至2017年10月6日下午,卢某的母亲与万某因屋前两家菜园地界发生争议,协商未果。当日18时许,卢某母亲将两家菜园地界线协商未果一事告诉丈夫,卢某父亲即到菜园地以万某扎的菜园网栅栏越界为由,将网栅栏拆除。

  万某到菜园地查看并与卢某父亲发生争吵。双方争斗中,万某拿起自家菜园地上的一把铁锹将卢某父亲打伤,卢某及其母亲听到动静后来到菜地,万某的妻子、儿女等人也到现场,两家人一起发生纠纷。

  卢某在拉父亲的过程中被万某用铁锹打伤腿。卢某受伤后,到京山市永兴镇卫生院治疗4天,被诊断为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花去医疗费用286.14元。后于2017年10月10日转入京山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右小腿血肿、软组织挫伤、腰部损伤,行右小腿肌肉切开引流术,并于2017年10月30日出院,花去医疗费6982.96元。

  2017年10月28日,卢某购买拐杖一副,支出80元。

  2018年8月23日,京山一法医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书,卢某的误工期限为60天、护理期限为20天、营养期限为20天,以上均包括住院期间的期限。

  此外,卢某在武汉的月收入为6000元。

  

  

  两级法院:双方对身体权侵害均有过错

  

  

  双方为卢某身体权侵害一事闹上法庭。

  京山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公民健康权应受法律保护。万某因琐事与卢某的父亲发生纠纷后,双方均不能理智处理矛盾,通过正当渠道解决纠纷,而是相互打斗且双方家人均参与争斗,在拉扯中万某将卢某的右小腿打伤。万某应对卢某的损伤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对卢某要求万某赔偿医疗费、误工费等合理的经济损失应予支持。

  卢某参与争斗,对自身受伤存在一定的过错,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万某辩称其没有与卢某发生肢体冲突,而事发现场仅万某一人持铁锹与卢某及其父母发生争斗,故对万某的辩称意见不予采信。

  卢某主张精神损害赔偿5000元,因其伤情较轻且自身存在过错,不予支持。对营养费酌定按每天15元计算。一审确定卢某经济损失为22878.63元〔医疗费7269.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00元(20天×50元)、护理费1929.53元(20天×35214元÷365天)、误工费1.2万元(6000元×2个月)、营养费300元(20天×15元)、辅助器材支出80元、交通费300元〕,由万某承担70%的赔偿责任即赔偿1.6万余元,其余损失由卢某自行负担。

  一审判决后,万某提起上诉,认为自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108条的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此案万某对卢某腿部受伤没有异议,万某与卢某两家发生纠纷过程中,只有万某一人持有铁锹,结合卢某在公安机关的陈述及其母亲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陈述万某用铁锹砍卢某及其父亲的证词,万某用铁锹打伤卢某腿部已具有高度可能性,一审确认该事实并无不当。

  同时,二审根据2017年10月7日公安机关询问卢某父亲的笔录,查明万某与卢某父亲相互殴打时,卢某用木桩打了万某。

  二审认为,此案争议焦点为一审确定责任比例是否适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6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同时,该法第26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此案万某用铁锹打伤卢某,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退一步讲,即使卢某腿部之伤如万某所说系被现场杂物(如竹桩)戳伤,也是因万某与卢某及其父亲相互殴打时,致卢某受伤,与万某的行为亦存在因果关系,万某也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卢某身为年轻人,在父亲与邻居万某发生纠纷时,不仅不劝解,反而持木桩殴打万某,使矛盾激化,对其自身损害也有过错。根据双方过错大小,酌定双方负同等责任。

  综上,卢某经济损失为2.2万余元,由万某赔偿50%,即1.1万元,其余损失由卢某自己承担。

  

  

  再审认定:被侵害人木桩打人不属防卫行为

  

  

  二审判决后,卢某不服向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请求法院改判万某承担全部责任,理由是他持木桩打万某是防卫行为。省高院指令市中院再审。

  市中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查明的事实与二审认定的事实相同。

  再审中,卢某主张自己赶到现场时,万某已用铁锹将父亲打伤,他将父亲拉开,两人回家途中遭万某用铁锹追打,不得已进行防卫,不应承担责任。万某对此予以否认。

  再审认为,双方均认可当日万某与卢某父亲因菜地界线发生纠纷及打斗后,卢某赶到现场,此时现场有卢某父子、万某等3人。3人对卢某赶到后的行为在公安机关分别陈述如下:

  2017年10月7日卢某陈述:“我听到吵闹后,就来到菜园。这时,万某家的儿子、万某的老婆、女儿都来了,还有万某的哥哥也来了,我拉住我父亲要他走,这时,万某的老婆用木棒打我……”

  2017年10月6日万某陈述:“这时卢某来了,他拿了一根木棒朝我的背后打了一棒……”

  2017年12月14日万某陈述:“一会儿卢某拿一根木棍过来朝我右肩膀打了一棒……”

  2017年10月7日卢某父亲陈述:“我的儿子卢某听到动静就跑来菜园,拿菜园地上的木桩就朝万某打了过去……”

  根据以上内容,卢某称其赶到现场拉走父亲,两人在回家途中被万某用铁锹追打的事实不能成立,卢某主张其行为是防卫行为亦不能成立。

  综上,卢某再审请求不能成立。经合议庭评议,再审终审判决维持二审判决。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