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版:达人达事     
按日期检索
版面标题导航

一核一世界 一雕一乾坤

——马云涛的核雕艺术

马云涛的核雕作品

“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能以径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以至鸟兽、木石,罔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尝贻余核舟一,盖大苏泛赤壁云……”

现在,荆门石化也有这样一位奇巧人,他叫马云涛,能在直径1.5厘米左右的果核上雕刻花鸟虫鱼、飞禽走兽,甚至还能把企业标志刻成精美的艺术品。

荆门晚报记者 朱俊波 徐轶 通讯员 彭娇妍 文/图

遇见核雕

今年39岁的马云涛是荆门石化储运部二区原油大班的班员。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网上看到一个小巧别致的小吊坠,仅拇指大小,上面刻着栩栩如生的龙和层峦叠嶂的云朵。马云涛觉得很精致,就网购了一个,准备送给儿子当装饰品。收到货后,马云涛发现这个小小的吊坠比网上介绍的还要精美。他在网上一查才知道,这个吊坠大有来历。

这个吊坠就是核雕。顾名思义,核雕是一种在果核上雕刻各种动物、人物、器物的艺术,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明清时期,核雕常被文人雅士或富家子弟挂在衣带、纨扇或绣袋下面做装饰。清朝中期开始,核雕还被配上镂空雕刻的象牙、红木座架,陈设在微型博古架上供人观赏。

马云涛喜欢艺术,平时爱写写画画,如今发现这个小小的物件竟然有这么多的学问,他顿时来了兴趣,决定把这个吊坠留下来好好研究研究,学着雕刻。

融情艺术

在微妙的方寸之地做文章,除了要有精细的手法,还要有一丝不苟的细腻心思。马云涛身高一米八,人高马大,宽大的手掌握着小小的橄榄核,很难把握。

刚开始刻的时候,由于手生,刻刀拿不稳,不是划伤了手,就是刻坏了图案。反复几次,他泄了气,把橄榄核往工作台上一扔,不刻了。

丈夫的爱好,妻子杜娟向来都很支持,看到马云涛轻易就放弃,安慰他:“凡事都有一个过程,由生到熟,由熟生巧,刻多了你就得心应手了,你不妨多练练!”

妻子的鼓励,再加上对艺术的无比热爱,马云涛又捡起刻坏了的作品,开始分析失败的原因,继续练手。

每天下班后,当同事们在健身房锻炼,或者聚在一起打球、喝茶聊天时,马云涛就坐在工作台前,一手捏橄榄核,一手握刻刀,一刀一刀、认认真真地琢磨。

没有老师,他就以互联网为师,在网上对着教学视频学习核雕技法。他先在纸上画草图,再用铅笔在橄榄核上勾轮廓,再根据图案大小选择相应的雕刻刀具,然后一遍一遍地修改、打磨,常常一刻就到了半夜。

渐渐地,刻刀不再划手了,橄榄核也变得听话了,一个个在马云涛的手中接受各方面的摆弄。

雕刻人生

核雕除了要具备较好的造型技术,还要有较好的绘画功底,雕刻手法除了有点、线、面技巧的把握,还要表现出作品的三维立体感,不仅讲究立意、构图,还要表现出作品浓厚的中国文化。

马云涛根据橄榄核的大小、形状、颜色进行分类。圆形的橄榄核就用来刻龙头、灵龟、罗汉头、大肚弥勒佛等;形状瘦长些的,则就地取材,刻成仙鹤、喜鹊、梅、兰、竹、菊之类的吉祥图案。

对于刻好的作品,他还根据作品的内容起个好听的名字,例如“松鹤延年”“喜上梅梢”“吉祥如意”“鱼跃龙门”等。

作为荆门石化的一员,马云涛想把和企业相关的更多元素融入到自己的作品里,于是,他把中国石化、荆门石化的标志刻成了艺术作品,把其中一个一头圆一头尖的橄榄核刻成了班上同事的头像。

他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处处留心观察岗位上的各种形状的原油储罐、输送原油的不同走向的管线、大大小小的阀门排开的方向,打算把原油储罐、炼塔、管线、阀门等都刻成核雕作品。

马云涛说:“企业,给了我和家人踏实稳定的生活;艺术,使我的工作和生活充满了色彩。工作就是艺术,艺术即是人生!”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