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版:时光·走笔     
按日期检索

去襄阳

■朱丽娟

襄阳最有名的当属隆中。有人说过,所谓的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了的地方,去别人呆腻了的地方。初夏去襄阳,似乎与此说辞神似。随便上一辆过路车,赶个并不算早的早,从出站口出来,吃碗正宗襄阳牛肉面,冒充一下襄阳本地人。

其实,过早,我并不喜欢这种浓油味重的吃食。喝碗养胃粥,再来个面窝或玉米饼,于我来说,更加熨帖。可这里是襄阳,都说如果你到襄阳,赏了水镜庄的景,怀了隆中的古,那么千万不要忘了品品襄阳的牛肉面。

襄阳牛肉面,同寻常下肚的牛肉面,第一感,是牛肉跟不要钱似的,师傅是真舍得。接下来的惊喜,是一筷子挖下去,脆生生的绿豆芽。一辣二麻三鲜,居然秒杀我这副越来越挑剔的肠胃。

吃货如我,对一座城市最深的印象,自然离不开吃。吃大米饭长大,对面食有种天生抵触感。而让我同面食和解,就是来自襄阳电力职工食堂的面食。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单位组织去襄阳电力计量观摩学习。彼时,襄阳还叫襄樊。望闻问切学了一下午,夕阳西下时道谢告辞,对方头儿留我们吃晚饭,拉锯战打了几个回合,最后折中,去食堂吃顿便饭。吓到我的,不是食堂的大,而是开架窗口琳琅满目的面食。炒面汤面拉面手擀面,各种浇头安卧不锈钢餐盒中,静等师傅们排列组合。其貌不扬的包子馒头花卷,被大姑娘小媳妇青睐,不一会儿便被“愚公移山”。猎奇心使然,放弃炒面,也去抢了鲜肉包子豆沙包子以及卖相实在不敢恭维的馒头,拿起来便往嘴里塞,鲜肉馅的鲜,豆沙馅的沙,馒头居然吃出了面包的感觉……返程,头儿说,一个个像饿牢里放出来的,脸算是被你们丢完啦。

言归正传,此番前来,除了吃,还为唐城而来。今年元宵节过后,朋友圈不时被唐城刷屏,一枕春梦,浪漫唐城,让心如死灰的我有了几分抓挠感,一直想等天转暖了去,没曾想等来一枕“夏”梦。

唐城,顾名思义,仿唐朝长安城而建也。之前上映的电影《妖猫传》,便是在此拍摄。综合考量,诱惑力还挺大。下得公交步行二十来分钟,方见着唐城远景,清一色灰色城堡,屋顶却是黄色的,无西安唐城之古韵。

穿过一座拱桥,便是陈凯歌拍摄《妖猫传》的湖玉楼。湖玉楼坐落湖边,假山、楼阁,屋子上方,挂满色彩斑斓的丝带。唐代音乐环绕左右,因喷泉未开,减分不少。唐代皇宫,宫殿门前一排雪白玉狮子,一溜儿怒视前方,皇威不寒而栗。而我,只对城门感兴趣,手拉门栓,想起儿时跟外公外婆捉迷藏,情不自禁发声:爹爹婆婆开门,我是娟儿。闺女录下视频,问我是否摆poss演戏,得知此乃我儿时生活日常,闺女嚷嚷,怀疑自己过了个假童年。

此唐城,亦设东市西市。瞄一眼,青石板街道,往来人不多,吆喝声也显冷清。再逼真的模仿,也只是模仿。

此去襄阳,说走就走,各种乐趣,非景致所能左右。生活不是做题。生活有无数个解,也有无数个无解。无数个解中也没有绝对正确的一项。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

(通联:荆门供电公司荆能公司)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