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版:时光·走笔     
按日期检索

边疆中秋节

■贺仁平

2018年9月下旬,我不远万里从汉江平原中部来到祖国西北边陲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在和亲朋好友道别时,好多人都问我:“马上就要过中秋节了,干嘛还要跑那么远,到底图啥呀?”我望着他们笑了笑。我一直把远行的消息掖着,不想让年迈的父母尽早知道,担心两老的身体。

但终究这个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传到了我的老家。父亲很快打来电话:“平啊,新疆远啊,走的时候记得回来吃顿饭。”临行前,我和妻约了在城区生活的四叔四妈,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农家小院。知道我要回来,我们大家庭留守人员均悉数到齐,厨房里也准备了大蒸笼格子肉、豆皮和蒸饭,散发出阵阵清香,这应该是农村人办喜事大事最隆重最地道的讲究了。

家人们相聚一起谈笑风生,推杯换盏,除了对我工作的理解和支持,流露出的大多是担心和不舍。席间,年近七旬的父母也一反常态,主动端起酒杯为我祝福、为我送行。

来疆的日子总是在不经意间滑过,紧张忙碌的工作之余,远离家乡的我们也饱受了孤独和寂寞,一个电话、一条微信、一个视频,表达和流露的则是对家人无限的思念。

去年11月下旬,我随精河县“跟着背包去旅行”徒步群参加巴音那木山雪山徒步活动,中午人至山顶有信号时,父亲恰巧给我打来电话:“你那里是不是下大雪了,新疆气温低,多注意保暖。”当时我就感觉纳闷,这么远父亲怎么知道这里下雪呢。母亲接过电话才让我茅塞顿开:“你不知道吧,自从你离开家后,你爸天天关注着新疆,天天看天气预报呢。”

自从我来到新疆后,父母养成了每月电话问候的习惯,我也隔三差五向妻子了解家里和生意经营情况,询问高中儿子学习状况。在灵壤之地,我还养成了静谧夜空下赏月的习惯。边疆的夜空与内地有着明显的不同,很少受天气影响,几乎每晚都是皓月当空,看起来是那样的优雅宁静。月光洒落人间,让人惬意,更让人洒脱。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其实,在新疆公安队伍里,有家不能回,靠月亮寄托相思,传递情感的人还大有人在。

在精河工作生活的一年时间里,我见证了新疆民辅警的人生高度与境界,感受到了他们的平凡与伟大。就拿端午节、中秋节来说,不放假不休息已成为常态,或许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在单位欢聚一堂加个餐,放假回家对每个人来说应该是最奢侈的事。围绕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他们只能默默承受,忠诚奉献,敢于担当,无怨无悔。

“一家不圆万家圆,使命责任扛在肩。”这也许就是新疆民辅警中秋佳节的真实写照。想想,他们当中好多人将在这里长期坚守,有的甚至要待上一辈子。比一比,我真是自愧不如。

(通联:钟祥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队)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