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版:时光·走笔     
按日期检索

文竹

■付立红

养花草多年,文竹陪伴我最长久,我早把它当成挚友。

有人说文竹难养,可我家的文竹似乎懂我的随性随意,任凭我怎样打理。我从不给它施肥,只是清水侍候,偶尔给点淘米水,仅此而已。也不修枝剪叶,看着它那有节似竹的小枝干,纤细秀丽、密如羽毛状的碧绿小叶,我不忍心下手,生怕弄痛了它。从此我决定打破传统的养育方式,任其生长,自由发展。

文竹一天天长大,由单枝长成三枝、四枝、七八枝,慢慢地盈满一盆。文竹虽不能语,但我感觉它和我心有灵犀。每次给文竹浇水,我都习惯静坐在书桌边打量它一会儿,那时候我看它的眼神是最柔软的,内心是最欢喜的。我看文竹,似乎感觉它也用一双纯洁的眼睛在看我,难怪人说万物都有灵性。人在赏花草的时候,心绪总是美好。如果我们能够学会在自己的内心栽花种草,心情应该也会如花草般绽放。

文竹在春、夏两季生长速度最快。有一天,我看见从泥土里钻出一根近两厘米的嫩芽,淡黄中略带微绿,羞涩地低着头,可爱极了。第二天早晨,它居然抬起头,挺直了腰杆,一下子长到七厘米。我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心中有种莫名的感动。我索性将书桌靠拢窗户,把文竹移到书桌的最前方,好让它顺着窗户往上爬。春去春又来,文竹如我所愿,一枝又一枝比赛似的爬上窗户,细小的叶子层层叠叠、错落有序,茎干叶片青翠欲滴,养眼怡人。如今,好几枝文竹沿着窗户一步一步爬到了墙顶,长度超过两米,最高的达两米八以上,大有雄霸整个窗户之势。两米以上文竹的细杆已经变成了弯曲的绿藤,我爬上架梯牵着它们穿过窗帘杆,长长的绿藤垂下来,一阵微风吹过,绿藤轻轻摇曳,未醉欲醉,如梦似幻,把窗户装扮得诗意满满。

来过我家的朋友见到文竹,没有人不惊叹它的高大与美丽。有人开玩笑说:“难怪你儿子那么上进,原来有一如此向上的东西在前面引路。”植物虽然不能直接影响一个人的思想和行动,但它能给人一些启示。如果不是亲自所养,亲眼所见,我怎么也不知道文竹会那么向上;永远也不会相信,昔日弱小的它,经过十多年的成长,变得如此强大。文竹的长势让我坚信,无论多么弱小的生命,只要努力向上,即使不能到达光辉的顶点,也总能上到一定高度。

一花一世界,一草一精神。

(通联:京山市图书馆)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