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版:时光·走笔     
按日期检索

筑“路”人生

■陈天达

我的家乡属丘陵地带,东去三十多里即是江汉平原,地势比较平缓,但千百年来,通往外面的只有几条坎坷曲折的土路。小时候到镇上读书,要步行十五六里的蜿蜒小路,遇到雨雪天气,小伙伴们就脱了布鞋,赤脚在泥泞小路上奔走,常有石块荆棘划破脚掌,让人苦不堪言。

那时莫说乡村道路,即使离家不远的荆(门)潜(江)公路也还是石渣路面,晴天尘土飞扬,雨天遍地泥泞。小伙伴武子随父亲去了趟武汉,回来说起城市里的大马路,令我们十分向往。那个时候,乡里的孩子还没有见过水泥路面的公路呢!

我中学毕业后第一次参加冬季建设,就是到荆门城区修筑公路,工地就在现在的白云大道南台附近。我们的任务是从西宝山用板车拉石头,打好路基后,先用大石头铺路面,再用“瓜米石”掺上粘土,均匀地撒在上面,然后由压路机碾实。当时我们连队分为三个作业组:青年小伙子拉板车运石头,经验丰富的中年人负责大石铺路,青年妇女用小铁锤碎石。由于当时生产方式落后,劳动效率并不高,全连六十多人,起早贪黑苦干了一冬,仅完成二百多米的施工段面。我们施工结束后,筑路工人开始铺设路面,他们头戴安全帽,身着统一蓝色工装,精神抖擞,如同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令人十分羡慕。压路机是筑路工人的开路先锋,第一次看到这种庞然大物,大家都很好奇,那巨大的钢轮足有一人多高,石块在它的重压下吱吱作响,碾压之后,路面平坦如砥。当时,我萌生了一个愿望:将来当个筑路工人,开着这样的压路机,把公路一直修到我们的小山村。

在之后几十年里,祖国交通建设突飞猛进。近几年,家乡实现了水泥公路“村村通”,于欣喜之余,我心中还有一点遗憾:毕竟,当个筑路人的梦想没能实现。

前年,荆城象山大道扩建刷黑,我经常到工地现场转悠,重温当年的梦想。如今,拥有先进的机械设备,筑路工人如虎添翼,工作效率之高,是我们当年难以想象的。在这里,我与以前的学生晓勇不期而遇,他正驾驶着压路机作业呢。多年不见,师生相见甚欢。

晓勇笑着说:老师,当年您在课堂上说,当个筑路工人曾是您的理想,您看,您的理想我替您实现了!此刻,我突然感悟到,修筑一条公路,是无数人的劳动成果。除了那些筑路工人,还有许许多多间接参与者,譬如培养技术人员的教师,设计工程方案的专家,研制筑路机械的工程师等等。细细想来,其实我们每个人一生都在筑路,筑就自己的人生之路,同时,也在为社会主义大道奠基铺石。今天,我们的祖国在社会主义大道上飞速前进,不正是有着千千万万默默奉献的“筑路人”吗?

(通联:掇刀区城南新区小太阳幼儿园)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