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版:教育周刊·综合     
按日期检索

谢谢您

我至今都还记得刚刚进入高中时的第一节数学课。中年发福,身量不高的老师走进教室,他皮肤黝黑,头发有大部分是黑的,但都短且细软,贴在椭圆形的头上——这就是李老师给我的甚是平庸的第一印象。随后我从他混着方言的自我介绍里知道了他是我们的数学老师,同时也是我们的班主任。

后来我上了大学,妈妈才跟我说起,临近高考我们去体检时,她在医院无意中碰到了带领我们体检的李老师。老师在忙乱里抽身叫住了妈妈,他们走到人稍少的地方,避开那些眼光探寻的同学,老师说,很欣慰看到我斩断了那些麻烦,将自己从泥潭里拔了出来。他说我能做到这一点,以后也一定会很好。

即使我在疲于奔命地应对那些纷纷扰扰的纠缠时,还要咽下同学们带着优越感的不露声色的嘲笑,同时我的数学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起色,李老师依然相信我不应该被放弃,我并不因为这些就是个失败的学生。在这样的事情之后他对待我和其他的同学一样,一视同仁。我以为的痛心疾首和恨铁不成钢也没有流露出半分,他如往常一般上着课,讲着慢慢临近的高考,也没有与我再次训话。

高考时我并没有像电影情节似的绝地反击,成功逆袭。我只是在仅有的情况下发挥出了最正常的水平,所以不尽如人意的结果是情理之中的。那时我就知道,生活中哪里会有什么毫无道理的奇迹呢,你的付出和你的松懈都会在结果中展露无遗。

我很感谢李老师带给我的成长。高中时的我所感受到的只是他的默默,除却那次见家长时的几句劝诫,再没什么试探的谈话和怀疑的眼神,可我却得以在这无限的平静中认清前路。一位平实安稳的教师,饱学识,懂包容,知方法,有分寸。我相信这些足以让他成为一位值得尊重的师长。

大学放假后,好几次我回到母校都因学校管理严格而未能得见老师,也许老师早已忘记我的名字和样貌,但我一生都会感念他。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