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版:特别报道     
按日期检索
版面标题导航

母亲患老年痴呆症,他因视神经萎缩相当于二级盲人,但不管是去合唱团唱歌,还是到老年大学上学,他总是——

带着母亲去上课

每次外出,彭晓武都会牵着母亲。
彭晓武唱歌时,母亲在后面安静地听着。
为了不让母亲寂寞孤单,彭晓武经常和母亲聊天。

荆门晚报记者 郭玉红 文/图

“妈,你坐在这儿别动啊,我开始上课了,唱歌给你听啊。”彭晓武蹲在白发苍苍的母亲面前,轻声说道。

老人点点头。他起身走到合唱团队员前面,开始和队友们一起练歌。

这是发生在群艺馆群星合唱团前些日子上课时的一幕。

而这样的场景,已反复上演了4年。

去群艺馆群星合唱团唱歌时带着母亲,到老年大学上学时带着母亲,出去吃饭、游玩带着母亲,“母亲患老年痴呆症,把她一个人放在家中我不放心。”彭晓武说。

因视神经萎缩 他成了二级盲人

彭晓武61岁,年轻时是东宝栗溪一所中学的数学老师,1986年因为视神经萎缩,视力下降得很厉害,一个月内下降到了0.02,相当于二级盲人,看东西模模糊糊,戴近视眼镜已经没有作用。不能再继续教学,他只得从事学校后勤工作。后来因为视力原因,他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病休在家。此时的他,看人只是个模糊的影子,如果不在熟悉的环境里活动,身上就会被碰得青一块紫一块。

为了方便生活,彭晓武搬到了荆门城区居住。休养了一段时间,彭晓武觉得闲着太无聊,就开始培养一些兴趣爱好。2006年他开始到老年大学学唱歌、学跳交谊舞。2011年群艺馆群星合唱团成立后,他又成为合唱团的一员。

整天与唱歌跳舞相伴,他的心胸越来越开阔,身体也越来越健康。因为组织能力强、唱歌跳舞出色,他在群星合唱团当上了副团长,在老年大学所在的班级当上了班长(今年因为要照顾母亲才辞职,现担任低声部部长)。“除了视力,其他皆好”,是他这些年的生活状况。

母亲患上老年痴呆症 他搬过去照顾

刘金玉是彭晓武的母亲,居住在东宝区泉口街道浏河社区浏河小区,今年82岁,年轻时和彭晓武的父亲一样曾在公安部门工作过,因此退休后,警惕性仍高于常人。彭晓武的父亲20年前去世后,母亲就和荆门城区的大多数老人一样,选择独自居住。母亲有自己的生活习惯,有自己的爱好,一个人生活让她觉得自由自在。彭晓武和妹妹也只好由着她,一有空就和其他家人一起去看望母亲,陪伴母亲。

2012年,母亲患上了老年痴呆症,那时候的症状比较轻微,只是有点健忘,还不影响生活。但这个病还是让人不放心,彭晓武就搬过去和母亲一起居住,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从此,彭晓武摸索着给母亲做一日三餐,给她洗衣服。早晚为她准备好当天要穿的衣服,倒好洗脸水,挤好牙膏,帮她梳好头。晚上为她倒好洗澡水,放好干净的换洗衣服。每年他还会带母亲去烫几次头发,让母亲保持端庄漂亮的发型。

“虽然母亲已是高龄老人,但穿着儿媳买的得体衣服,配上漂亮的烫发造型,仍然显得非常时髦。如果你不和她长时间接触,根本看不出她是老年痴呆症患者。”彭晓武这样向他人介绍自己的母亲。

两年后,彭晓武母亲的老年痴呆症状况越来越严重,除了经常迷路,连人也认不清了,到了后来,只记得彭晓武这个儿子,其他人都不认识了。女儿来看她,白天还好,一到晚上她就赶女儿走,说:“你在我家干什么?快点走,你不走,我就睡不成觉。”原来,警惕性高的老人把女儿当陌生人,生怕陌生人趁她睡着偷她的东西。女儿没办法,只好离开。

还有一次,彭晓武有事要外出一天,把母亲送到了儿子小彭家。到了晚上,母亲要回家睡觉,小彭就把她送回浏河小区的家。到家后,她就赶小彭走,小彭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但又不想惹她生气,就躲到阳台上,直到父亲回家才离去。

有时候老人一个人在家会做出危险举动。有一天晚上,她看到宽带猫的指示灯在亮着,以为着火了,拿起剪刀就把旁边的电话线剪了。彭晓武回家后,发现座机不能打了,就问母亲。母亲就把原因说了,他啼笑皆非,又非常心疼母亲。从那以后,只要他出去,方便的话都会带上母亲。

有一次彭晓武要和合唱班的同学外出有事,要好几天才能回来,放在妹妹或儿子那里,她到晚上都会吵着回家。怎么办呢?他在朋友的建议下,在离开之前的一天试着把母亲放在朋友开的福利院里,因为人多有伴,母亲始终很安静,他才放心外出,回来又把母亲接回了家。

母亲变成了依赖他的孩子,有时候也是他的眼睛,在母亲清醒的时候,会告诉他开过来的是几路公交车,告诉他旁边有石墩,走路要注意……

不管是上课还是外出游玩 他总会带上母亲

彭晓武以前每天晚上都要到舞厅练习交谊舞,母亲病情加重后,让母亲一个人在家他不放心,就把母亲也带去了,结果因为舞场大,他绕场跳舞时,母亲看不到他,就起身到人群中找他。舞场经理说这样太危险了,万一跳舞的人没看到,撞倒、踩到老人就危险了。从那晚起,他放弃了跳舞的爱好,每晚在家背歌谱、学唱歌。

彭晓武是群艺馆群星合唱团的副团长,负责在低声部练习的时候教低声部的队友唱歌。队友们知道他有眼疾,给他抄写的歌谱都是用毛笔抄写的。他在家背曲谱的时候,母亲就在一边安静地听,只要能看到儿子,母亲的心就是安稳的。

就如小时候他总也离不开母亲一样,母亲也离不开他了。所以,只要方便,出门他总是带着母亲,牵着母亲。

去老年大学上课,或者到群艺馆群星合唱团唱歌,他把母亲带到教室。他唱歌、跳舞,母亲坐在后排静静地倾听、观看。

和同学聚会,他带着母亲,一边和同学说笑,一边照顾母亲。和同学到附近游玩,他带着母亲,给母亲讲解景点,给母亲拍照……

同学们被彭晓武的精神所感动,称赞他的孝心可嘉,每当和他们母子在一起时,会帮他一起照顾母亲。

和他从小一块长大的严先生说:“晓武是个有孝心的人,这些年,只要我们在一块,我总看到他带着母亲,不容易,不简单!”

群星合唱团团长孙艳华说:“他的视力高度缺陷,在饭桌上夹菜都看得不是很清楚,吃饭时都是朋友帮他夹菜,老母亲也给他夹菜,那场面很温馨。走路时他总着牵着母亲的手,母亲上厕所他也会等在门口,很感人。他真是个大孝子。”

老年大学的一个同学说:“每当我看到他带着母亲来上课,就会莫名感动。他带着母亲上课,真是不简单!”

面对大家的赞扬,彭晓武摆摆手说:“这没什么。她养我小,我养她老!这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尊重、孝敬母亲,是子女应该做的。我只是做了我份内的事罢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