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版:荆楚·文学     
按日期检索

再见余秀华

■刘芳

时隔数年再次见到她,感觉她比以前优雅了几分,也增添了些许的柔和。一件白色棉麻开衫松散地套在吊带裙上,裙口有点低,旁边的文友开着玩笑,秀华的事业线还不错哟!我瞥见她的脸上闪过片刻的羞涩,那如同孩子般的模样似乎跟网上传言的她不太相符。

余秀华旧居现在已经成为了石牌镇标志性的景点。车过彭墩村,再继续往前行驶,在一个路口处朝右拐,进入一条乡间公路。大约过了几分钟便看到路边竖着的“横店”指示牌,上面排列着余秀华出版过的几本书的书脊,分别是《无端欢喜》《我们爱过又忘记》和诗集《摇摇晃晃的人间》《月光落在左手上》。汽车继续在一大片仿古徽式建筑风格的新农村中缓慢穿行,靠着过道一侧的楼房墙壁上分别用中英文刻写着余秀华的诗歌,《我爱你》《我养的狗,叫小巫》《我以疼痛取悦这个人世》等等。最让我震撼的是,整个新农村的上空都在循环播放着秀华的诗集,播音员那充满磁性的诵读从不同角度的播音器中传过来,时隐时现,恍若置身于诗歌的国度。

下车后,一座具有诗情画意的文化广场映入眼帘,“余秀华旧居”几个大字树立在广场的右侧,入口处分别撰写着有关她的简介以及秀华语录,她曾经居住的红色平房位于广场的最档头。穿过广场,走近旧居,门前种植着大片大片的蝴蝶花,花丛中间垂挂着两架木制秋千,再前面是缓缓流淌着的清澈河水。左手边是一处以诗歌“左手空间”为元素来打造的四合院民宿,后面则是一片茂盛的竹林,林中有一条曲折的小径。

不可否认,“余秀华现象”让这个曾经默默无闻的小村庄突然间声名鹊起,她为这个村子带来了名誉以及经济上的改变,无论是弘扬乡村文化,还是打造别样的新农村风貌,余秀华都起到了史无前例的标杆作用。

临走的时候,我绕道去竹林边转悠了一圈,想起秀华刚出名时曾提到过她一直在喂养的几只兔子。在竹林前的那片菜地里,我还真看见了一个长方形的大木箱子,不过箱子上也有清晰的备注——“秀华的兔笼”,我不禁哑然失笑。箱子看起来还是崭新的,里面装着一白一灰两只兔子。我透过一排排木板的缝隙朝里望去,它们正目不斜视地认真地咀嚼着几片菜叶子,尚未表现出怕生的迹象,估计对所发生的这一切早已习以为常了吧。

(通联:荆门热电厂)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