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版:荆楚·文学     
按日期检索

读诗的下午

■袁俊丽

在寇韬的QQ空间里,有散文、诗歌、随笔,还有我看不懂的专业性较强的文章。因为寇韬是我的家乡湖北钟祥市中医院大外科主任医师,是专业领域里的专家。出于好奇,我曾连续几天待在他的空间里,读他的文字。

在一首《掩饰》的诗里,他写“一个谎言要用十个谎言来掩饰/那么爱一个人应该怎么掩饰”,作为医生,他知道爱是中毒,多么昂贵的药物也掩饰不了剧毒的侵害。但是,爱又不是剧毒,那又何必去掩饰?他爱得小心、卑微,和所有陷入爱情的男男女女一样。“如何掩饰每一次的遇见不是故意/如何掩饰眼睛闪烁不正常”,读到这里,仿佛被他的一字一句里的情绪带入到了久远的青葱岁月,那些初恋时分,那暗恋某个人的胆怯以及故意制造的一次次偶遇。那种羞怯、紧张、窃喜一览无余表现出来。于是,他又写“如何掩饰有时候的语无伦次/如何掩饰激动、快乐、牵挂、不舍”。柳叶刀刻出来的爱又怎么能是这些表情掩饰得了的?所以他用“其实爱是无法掩饰的/表达也是多余的”来停笔。

诗歌要给人以想象空间才是一首好诗。如果说《喜欢》只是用十个词来拼凑的,那就大错特错。“缤纷、冷漠、牵挂……不顾一切”,可能单去看这几个词都很夸张,很用力,但他诠释的是喜欢,喜欢一个人怎么用力都是不过分的,反而让你在读懂任何一个词的时候,有一种冲动、心惊、震撼而又恍然大悟的感觉。真心喜欢一个人就应该是这样的。十个词,前九个都在挣扎,怕自己陷进去,所以他爱得小心、卑微、谨慎。比如“牵挂、不舍、怀疑”,可是,最后那句“甚至不顾一切”否决了前面所有的不确定。这就是喜欢到极点必须有的结果,这就是爱情最后的样子。

同样是表达爱,比较《喜欢》这首诗,《如果爱》有了温度,有了具体的要求。他要的爱要有“心灵的碰撞/而不只是身体的依赖”,我爱你都可以“行到水穷处”必然不只是“身体的依赖”。我爱你“用遗忘悲伤掩埋/永远不要醒来”,这一句他用了反向思维。我要用爱把“遗忘,悲伤全部掩埋”,爱你就爱你,无其他。

很难想象一个手握柳叶刀,对付病毒手起刀落、利落干净的大医生,写起情诗来竟是这样的柔情万种,细腻、丰富,甚至也有脆弱、自卑,有不确定,有为了爱而豁出去的咬牙切齿。

这是个美好的下午,因为读诗而美好!

(通联:北京市通州区马驹桥中心小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