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版:时光·走笔     
按日期检索

油灯

  ■吴志荣

  铁制的油灯,我们见过许多,而且也点过,那是奶奶房间、妈妈房间的“长命灯”,至少是民国以前的物件。似乎从唐宋元明到民国,油灯没有多少进步。在我们见过的时代有两种:一种非常简单,浅浅的小灯碗,加一个小把手;另一种稍微复杂点,有底座和支架,上面才是灯碗,保持了“豆”的基本结构。后一种也就是齐白石和一些画家喜欢画的那一种。

  小时候常唱一首儿歌:“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请求猫大哥背下来……”那种油灯,直到五六十年代,许多农家百姓都还有,只是没人舍得用植物油把它点燃放亮。那时候,家庭主妇们炒菜都舍不得往锅里倒油,而是用筷子或鸡毛尖往油瓶里沾点再蘸到锅里。更有甚者,怕干燥的筷子和鸡毛尖吸油,所以蘸前先蘸点水,这结果就出现了油瓶里的油越用越多的现象——这当然只是乡间讽刺那些过日子特别仔细的人,我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不过,那个年代的人们吃油少,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即使是相对优越的城镇居民,每月每人供应几两油,也同样舍不得吃。如此情况之下,更是当然舍不得用来点灯。

  据我个人所知,在用电灯之前,乡间照明使用的大都是煤油灯。煤油灯是什么时代替代豆油灯的,我没能考证,只知道20世纪的上半叶是煤油灯和豆油灯、菜籽油灯并存。那时煤油灯的煤油一是计划供应,二是老百姓叫“洋油”,人们有洋油就点洋油,没有洋油就点菜油(北方人点豆油)。到了上世纪50年代,豆油也成了稀罕物,南方点菜油就只能靠自产自榨了。后来,日益金贵,煤油虽不能满足供应,却独自把照明的任务承担起来了。

  煤油灯的样式有几种,但结构基本相同:一个盛煤油的瓶子,加上一个灯头。灯头一般需要购买,因为一般人自己制作不了。但那工艺也很简单,无非是先用薄铁皮卷成一个像筷子那么粗的小铁筒,再剪一个比瓶子口略大一些的圆铁片,在这圆铁片中钻一个洞,然后把小铁筒穿在洞里,焊住,就完成了。所以,以1964年为例,价格只有五分钱。一个墨水瓶加一个五分钱的头,就是一盏煤油灯了。

  (通联:市委台办)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