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版:时光·走笔     
按日期检索

我家厕所升级记

■何忠华

厕所是专供人大小便的地方。厕所在我们乡下以前叫茅房或者茅室,现在有的升级为卫生间。

所谓茅房或者茅室,它的建设是先在地上挖一个坑,坑里埋一个破了沿口的缸,缸上搭两块木板,蹲在木板上便可以拉屎拉尿了。光这还不行,再用几根树木在缸的外围支成圆锥型,树木上横绑一些竹竿,用茅草、稻草或者松针枝别在这些竹竿上将其覆盖,就可以为如厕的人遮风挡雨避羞了。

打我记事起,我家的厕所建在房屋右边不远处猪栏的后边,是高帽子形状。1974年的时候,我们铁坪大队要修水库,公社所属的大队都要组织人来,修水库的人员要分别安排在各家各户里住,由于人员多,如厕就成了大问题。那时,父亲有远见,在没安排人员到来之前将茅厕进行了改建:即不用缸了,在地上挖一个长方形的大坑,四壁和坑底用石灰参土混合夯实,防止排泄物渗透到地里去,坑上搭些木板,再在坑的周边用土砖砌成墙,搭上檩木,钉上椽子,然后盖上松针枝。改建后的茅厕可以同时容纳几个人如厕,在修水库期间发挥了具大的作用,不仅解决了人多如厕难的问题,生产队组织人员挑粪肥田记工分的时候,我家的厕所产的粪最多因而记分最高。

再后来,或许是父亲年岁大了,或许是腿残的缘故,好多事懒得理了,比如厕所上面的松针时间长了就露雨,导致雨水滴进茅坑里。雨水在茅坑里多了,人在大便的时候,“咯噔”一声,冲击起来的粪水溅落在屁股上或者裤子上很是难为情,为此,母亲吵了父亲多少回,要他把松针枝重新换一遍或者用瓦盖,可父亲就是不弄,没办法,母亲只好割些青蒿切细放进茅坑里,即可以防止被溅,还可以增加肥料。

眼看着茅厕上面的松针没了,光吵也不是办法,母亲自己做主请人建了新的厕所。新厕所也是挖坑,在坑的前面专门建了两个斜槽用做蹬位,坑上面用木板盖实,这样可以防止小孩不小心掉进茅坑里,也可以减少气味的散发,再用水泥砖砌墙,盖上青瓦。青瓦比茅草、松针管用,再也不用担心“咯噔”了!

前年夏天,在西安安家的小弟回来见母亲劳作后洗漱不方便,买砖买瓦买瓷砖买水泥请人挨着房屋并排搭建了两间小屋成了卫生间,外面的屋安装了面盆用来洗脸洗口,还安放了洗衣机;里面的屋装上了太阳能热水器用来淋浴,考虑到母亲年岁已高,安装的是坐便式马桶,这样她老人家可以坐在马桶上舒舒服服地解决大事。

由此,我家的厕所完成了全面提档升级,也可以叫卫生间了。

(通联:漳河新区党政综合办公室)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