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版:时光·走笔     
按日期检索

感动

■李艳华

昨天送丫头回去老家看爷爷奶奶,我也是想看看公公和婆婆,来荆城半年了,也没回去一次。总说自己忙,其实忙很多时候都是借口,对于自己的亲人、所爱的人,时间是挤的,挤挤总会有。细细想来,心中便生出了一丝丝愧疚。

早上起床,我便给爷爷打了电话,爷爷听说我和丫头要回去,电话那头言语间满是欢喜,一路上又拨了两个电话,问快到家了没有。等我们辗转两趟车到家门的时候,爷爷听我说到了镇上车太少,连连说应该去接我们的。

说话间,丫头的奶奶已经把饭菜都摆好,看着满桌的饭菜,坐车的劳累瞬间消失了,每个菜里都是妈妈的味道。我有时在家做饭时,我就特别向往做出这种味道。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城里永远做不出这种烟火味。这种人间烟火独有的味道,我内心是感动的。

我们边吃边聊,不知不觉,一大桌菜已吃得所剩无己。聊天中,公公问起了丫头的学习,也关心我的工作。我说,工作挺好的,领导同事待我特别亲,就是我自己还要努力,有时候两条腿走的,效率不高。

没想到,吃完饭婆婆拿了一叠钱交到我手上,让我去买个代步工具。我内心又一次被这温情所感动,说,我下午还得回荆城上班,村里现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有了环城车进城,虽然班次少,好在环城车进镇上的时候要经过家门口,一招手,师傅也看得见。婆婆说,你去房间躺会,来车了,我叫你。

等了一会,终于来车了。婆婆招手,哎呀,师傅硬是没看见!婆婆索性把拖鞋拖了,打赤脚追,一边喊,一边招手,车子终于停了下来。我穿着一个小高跟,也跑不动。等我跑过去,看到婆婆的脚因为前段时间受了伤,用纱布包着伤口,现在纱布都快掉了。那一刻,我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

我最好的同学经常说我,刀子嘴豆腐心,确实,我不善于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甚至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孤傲。其实,跟先生结婚的这些年,公公婆婆总是用爱包容着我,待我如亲闺女。一家人相处久了,有时候也会有矛盾。我想,我们都需要改变,也是因为爱。

小时候,记得我们也曾写过无数次感恩的文章,但那有时候纯属虚构。而现在的感动源于心,没有华丽的词藻,只有一颗真诚的心,感恩有你们!

(通联:掇刀区民泉小区东5栋5单元)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