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版:荆楚·文学     
按日期检索

在丽江,艳遇一巷月光

■王丽萍

它的名字叫丽江。

在舌尖上,流传着很多关于丽江的传说。说它民风淳朴,说它有神秘的“东巴”文化,而最多的是给其冠名“艳遇”之都。很多游客,特别是单身青年男女,奔着寻找艳遇的目的来到丽江。事实果真如此吗?

夜晚的丽江古镇,到处是璀璨的灯火。店铺林立,热闹喧哗。古老的民族气息和现代化的潮流气息融合在一起,勾勒出丽江独特的韵致。路过一家音像制品店铺,里面播放着网络歌手丽江小倩唱的一首歌:“期待着你的回来,我的小宝贝。期待着你的拥抱,我的小宝贝。多么想牵着你的手,躺在那小山坡,静静地听你诉说,你幸福的往事……”歌中频密的手鼓鼓点,让人听了有跟着一起跳舞的冲动。一瞬间,让人神思恍惚,不知今夕何夕。

中国有56个民族,云南省就居住着52个。丽江,是纳西族的主要聚居地。数年之前,陈思思唱过一首歌《纳西情歌》,歌词朗朗上口,旋律婉转优美,唱出了人们对泸沽湖和茶马古道的向往之情。

纳西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他们的文字是少数民族象形文字,崇奉“东巴”教。以前纳西族的青年男女相爱,如果遭到家族反对,就会相约去玉龙雪山跳崖殉情。玉龙雪山山顶积雪常年不化,在当地百姓的心中,是一座神山。殉情的青年男女深信在玉龙神山殉情之后,灵魂就会飞升到一个四季花开的浪漫国度,然后两人可以在那个国度开启一段新的幸福生活。到了近代,纳西青年男女不再殉情,但如果家族反对,男方就会“抢婚”,类似抢亲。女方就会“跑婚”,类似私奔。还有一种叫“走婚”,即“男不娶,女不嫁”。男女互生情愫,男子就在晚上跑到女子家里过夜。女方生下孩子后,由孩子母亲及舅舅帮助抚养长大,属于母系氏族的一种表现形式。提到“走婚”,并不是随便一个男人就可以去女子家里过夜,须是彼此中意,互生情愫的两厢情愿。如果女子不喜欢男子,是会把他乱棍打出门的。所以,那种所谓的“艳遇”,不过就是一种噱头而已。

古镇的街道并不是太宽,两边是整齐划一的排水沟。排水沟的后面才是一间一间延伸到很远的店铺。店铺最多是两层,有特色小吃,有火锅店,有银器店,有民族服饰店,有手工糖饼店,有旅店等,一律灯火通明,等待着人们的光临。

我走进一间民族服饰店,老板是个穿着纳西族服饰的青年女子,衣袖宽大,头上戴着帽子。她站在店子角落,微笑地看着我,并不热情推荐。这些衣服,大都是棉麻料子,上面绣着各种花朵图案。一件件长裙,从墙上垂挂下来,柔和的灯光给它们打上了一层暖暖的色调,看上去格外熨帖。

隔上一段距离,街边就会悬挂一盏红灯笼。古色古香的味道更加浓郁。一丝丝微风,给冬天的夜晚添了一分寒意。

夜凉如水。抬头看天,今天是农历十一月十三,月亮很圆很大。它圆盘一样的脸,此时正慈爱地照拂着这座古镇,慈爱地照拂着街道上的每一个游客。

在主街上行走,会不经意地发现,街道两边还有很多悠静狭长的小巷。那些小巷从主干上旁逸斜出,出人意料地延伸开去,就像故事主线之外的另一种情节。远望过去,小巷尽头有的迂回曲折,有的灯光明灭,让人浮想联翩。

我一时兴起,走进一条小巷。这个巷子以旅店为主,“如家”旅社,“丽江小栈”等,一个连着一个,大都是规模较小的私人旅店,非常适合背包客或独行侠住宿。巷子里静悄悄地,只有大堂里昏黄的灯光提示正在营业。门口的红灯笼在夜风中轻轻地摇晃着。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不过如此。

客栈对面,立着一棵花树,正寂寞地开着。树身低矮,却妖娆多姿。不问世事,不管流年,我行我素的样子。不,它其实并不孤单。不是还有一轮明月吗?不是还有无所不在的夜风吗?这样一个清清白白的夜晚,微风明月相伴,何其惬意!

今晚,我就宿在丽江,如果非要提到艳遇,那么,我就是艳遇了这一城的月光。在一条狭长幽静的古镇小巷里,在一树叫不上名字的花朵前,我艳遇了这一番自得其乐的美丽。万事万物,都在循着自己的轨迹生生不息。这样的艳遇,胜过了寻常意义上的男欢女爱。这样的艳遇,不是更值得书写吗?

丽江,你来或者不来,它就在那里,不愁不喜,不卑不亢。

(通联:东宝区党史办)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