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版:荆楚·文学     
按日期检索

走进凤凰 读懂边城

  ■蔡章田

  认识一座城,始于一个人

  我从书上认识凤凰城,始于沈从文笔下的《边城》。导游龙阿妹有几分像沈从文书中的翠翠,但比翠翠肤更白、嘴更甜、人更美。翠翠有“黑玫瑰”之称,龙导的玉肌却白里透红,人长得娇小玲珑,十分乖巧,嗓音甜润,一口纯正的普通话。

  龙阿妹说,凤凰人最爱的人是沈从文,最恨的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凤凰能从深山里的无名小边城成为今天名扬四海的旅游名城,要感谢沈从文,是他原汁原味的湘西乡土文学,把美丽的凤凰山水、厚重的乡土、多姿多彩的人物介绍给千千万万个热心的读者。旅游拉动了凤凰的经济,许多凤凰人再不用东奔西走去打工,在家开旅店、饭馆,种有机菜,养生态鸡,办农家乐就脱贫致了富。

  凤凰人为何那么恨朱元璋呢?原来放牛娃朱元璋当上皇帝以后,在皇宫的大龙床上,做了个让他惊出一身冷汗的梦。天帝托梦给他说,在大中国的西南的凤凰山紫气腾腾,气象非凡,不久就会有真龙天子出来。朱皇帝一觉醒来就叫来了军师刘伯温。朱皇帝把夜梦一说,刘军师支招说,皇上身经百战,破过千军万马,这点小事还不好对付。朱元璋的精兵和工匠很快就把凤凰山挖断了,血流成河,染红了沱江,凤凰人惧怕,大哭了三天三夜。所以,往后朱元璋的江山就坐稳了。若不是这样,朱元璋很快就会玩完了,那咱们钟祥也出不了嘉靖皇帝,也不可能有世界文化遗产明显陵,哪会还有什么“龙高生意广,虎伏世传昌”。

  带火一座城,要谢一个人

  凤凰城能有今天的“火”,从某种层面讲,确实要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乡土文学的开山鼻祖沈从文。沈从文是地道的“乡下人”,也是湘西大山里“潮男”,他读了几年私塾,相当于现在的高小,就去兵营里混营生。他天资聪颖,家乡的山水人物如同印版一样镌刻在他的心头。创作灵感一来,他就用手中的笔将湘西的凤凰做了忠实的记录和艺术的再现。他笔下的人物都家乡卑微的小人物,如农夫、铁匠、银匠、铜匠、屠夫、纤夫、船工、傩送、大兵、吊脚楼下的妓女、童养媳、打年糕的老阿婆等;青山、江流、码头、天桥、作坊俨然一幅幅湘西民俗画,跃然纸上。沈从文20岁刚出头就来到北京,在京城作家圈里,这个“乡下人”就一直不倦地在写湘西、绘凤凰、画边城,向世人展现不一样的湘西。沈老的书虽让人身临其境,但不到凤凰,就不能领略凤凰游的魅力。

  游凤凰古城,仿佛在沈老《边城》里穿行。古城四周都是葱郁的大山,山间流淌的是凤凰人的母亲河——沱江。凤凰的先民多为苗族人和土家族人,他们勤劳勇敢,依山傍水,沿蛇一样奔流的沱江两岸筑起吊脚楼。楼的脚柱立于江水之中利于夏天暴雨行洪,人就住在二楼以上。高山、江流、人和谐共生于凤凰城中。即便是冬日常有狂风,夏天常遇暴雨,偶尔山上也会落下滚石,吊脚楼会有损毁,但边民不屈不挠,房子坏了再修,栈桥毁了再建。

  夜色深时,街灯亮起,吊脚楼层层叠叠,灯光楼影倒影在江水之中,时而有泛舟江中的乌蓬船把江水中的影搅乱。

  邂逅一个人,艳遇一座城

  沈老笔下的边城是闭塞的纯朴之城,天人合一、神人合一、山水融通、神秘自然之城。

  许多人和我一样,会在一家阿尼小妹的苗鼓店间驻足。阿尼小妹身着苗服,戴着银头饰,浑身散发出青春的光彩,见店前游人骤多,她激情四射、幸福洋溢,用力欢快地击打苗鼓,让人心旌摇曳。

  许多游人夜游古城,也在寻找不同的景色拍照,许多女游客还兴致勃勃地租来民族服装在人多处显摆拍照。青年游客大多是冲着沈老笔下的翠翠而来,她们从夜市苗阿婆的手中买来鲜花、头环戴在头上,在转角处,可能就会碰上惊喜,让年轻的俊男踩上一脚,就算不是天降的惊喜,也是不期而遇的快乐。

  泡吧的年女,有些陶醉,他们沉迷在音乐中。有的很享受,有的想逃离,期许有一场惊心动魄又惊世骇俗的轰轰烈烈的艳遇。

  读懂一个人,再造一座城

  才高气盛的沈从文年轻时在北大当教授,爱上了沉着冷静且十分理性的张兆和。接下来,沈从文绵绵情书对张兆和展开强烈的爱情攻势,也不管不顾张兆和顽固地拒绝,依然我行我素。即使北大校长胡适再三劝阻,说他用错了情,但少年沈从文不管不顾,用锲而不舍精神和雪花般漂落的情书,终于轰开了少女的心扉。

  行走在沈从文走过、写过的凤凰城,寻找乡土文学之根。

  乡土文学之气,就是乡土人家的袅袅炊烟、青山绿水间的氤氲之气,是浓浓的乡土生活气息,也是激荡在天地间的浩然正气。文学是现实生活的充满激情的能动反映,是现实生活的艺术再现,要体现人文之美、山水之美、魂灵之美。沈从文的边城有战乱、有剥夺、有欺榨,但从不失人性,不失生的希冀和生的信心。

  乡土文学不能有功名之心。带着功利心不可能写出震撼心灵的优秀作品,更不会有传世之所。沈从文和其他文学大家一样,懂他的人不多,但他驾鹤西去之后,他的爱人张兆和整理出版了他的全部遗作,他的作品、奋斗、才华,才被越来越多的人喜爱和认可。沈从文不死的乡土文学之魂与凤凰的日月同辉,与南华山、沱江水、凤凰城同在。

  (作者系钟祥市作家协会主席)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