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版:荆楚·文学     
按日期检索

细节的温度

——观《乡月照人还》(一)

  

  ■代忠勇

  继《十二月等郎》后,市艺术剧院又推出了一部大型现代花鼓戏《乡月照人还》。

  我对戏曲十分钟爱,也算是个小戏迷了。欣赏完《乡》剧,想用两个字评价:好看!

  我略微梳理了一下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幕幕——

  最感人的瞬间:郑石山的跪。

  罗涛先生出演的郑石山,在剧中跪了两次,一次是跪石头爹,一次是跪父亲。特别是闻知父亲“绝症晚期”后的膝行,让现场不少观众潸然泪下。

  最哲理的村规:德业相劝、过失相规、礼俗相交、患难相恤。

  这几句话,是刻在大石头上的。十六个字,字字珠玑。

  最违和的道具:棉袄。

  这个时节,我们坐在台下,穿着短袖都嫌热,突然看到台上一群“棉袄哥”正襟围坐,心里没来由地有了喜感。本片讲述的时间跨度长达四年,从中秋始,到元宵落,寒暑易节,演员的服装根据场景需要而变换,台下的夏天遇见冬天的棉袄,就不足为奇了,为敬业的演员点32个赞。

  最隐形的主角:幺爹和女婿。

  金庸先生小说中有一些人物,不在江湖,江湖上却总有他们的传说。他们是隐形主角——极重要,却少露面或压根儿不露面,比如风清扬老先生,只出场过一次,你敢说他不重要?比如独孤求败、王重阳、林朝英、金蛇郎君……甚至压根儿就没有露面,你敢说他们不重要?

  胡应明先生笔下的《乡》剧中,也有人物是这样设定的。比如盲人幺爹。一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开头是他在唱,中间转场是他在唱,结尾还是他在唱。最后,他在谢幕时露了一面。

  剧中还有一个隐形人物,就是晓华的老公。本片的许多冲突和悬念,都因他而起。句中也做了很多铺垫:老了一点、长得很着急……吊足了观众胃口。但是,他就是没有露面。

  最好听的唱词:天灵灵 地灵灵,天润地泽有灵性……石头沉 石头笨,本是天地造化生!

  我认为,《乡》剧最好听的就是这段了。出现在该剧的最高潮——郑老根与大花同意搬迁,然后,郑老根去世。

  最动人的画面:献花。

  在市群众文化中心的舞台下方,有一道“壕沟”。坐在前排的观众会看得很清楚:演出过程中,这个“壕沟”里,冷不丁会伸出一双手,或者突然耸起个脑袋——我们看到的,是台上的光鲜亮丽;台下,还有一帮以指挥为代表的工作人员,“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

  公益首演结束,演员谢幕,掌声雷动,观众献花。这些并不稀奇。让我感动的是,以罗涛先生、曾菊女士为首的演员们,将手中的花,一一抛向了“壕沟”里的职员们。

  你在咿咿呀呀,唱念做打;我在锣鼓家伙,吹拉弹和!“壕沟”小小的空间里,挨挨挤挤地坐着:二胡,扬琴,琵琶,中阮,主胡,司鼓,古筝,钹,锣……还有合唱队。

  他们在台下,你看不到,但你听得到。他们在台下,演员看不到,但演员记得。

  这是剧场最动人的画面,没有之一。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