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版:书香·荆门     
按日期检索

我们应该高兴 更应该清醒

  ■张德宏

  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揭晓,两位荆门籍作家榜上有名:李修文的散文集《山河袈裟》荣获散文奖,张执浩的诗集《高原上的野花》荣获诗歌奖。鲁迅文学奖是中国为纪念鲁迅而设立的文学奖,中国文学界的最高荣誉之一,与茅盾文学奖、老舍文学奖、曹禺戏剧文学奖并称中国四大文学奖。两位荆门籍作家同时获此殊荣,确实可喜可贺。近几天来,“荆门籍作家爆‘双响炮’”成了荆门文学圈最热门话题,不少网站挂满了祝贺与自豪的帖子;《荆门晚报》及时推出了李修文、张执浩专访,醒目的标题、图片和生动的文字,不知吸引了多少读者的眼球……

  怎样看待两位荆门籍作家同时荣获鲁迅文学奖呢?我个人认为,作为荆门人,我们没有理由不高兴。因为两位获奖作家都出生于荆门,是荆门这块热土孕育了他们。他们是荆门的精英,荆门的骄傲。李修文说是荆门唤醒了他的文学梦,张执浩说故乡赋予了他从容的文学气质,可见荆门是他们的文学之根、创作之源。

  高兴之余,我觉得我们更应该清醒。李修文、张执浩虽然是荆门籍作家,但他们早已离开荆门到武汉工作生活了几十年,在公众印象中两人更应该是武汉作家或湖北作家。他们获奖,展示的是个人创作实力和创作成就,不代表哪个区域,自然不能代表荆门。说句实在话,清醒的作家任何时候都只能代表自己,只有不清醒的作家才会说出“我代表人民、代表祖国”之类的话。马尔克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不代表哥伦比亚;莫言领取诺贝尔文学奖,同样不代表中国。说白了,李张二位获奖,不等于现在工作生活在荆门的作家获奖,不能证明荆门作家队伍的实力和成绩。客观公正地讲,荆门作家队伍不乏优秀者,荆门文坛亦不乏优秀之作,但站在湖北和全国的高点来看,目前还缺乏真正的文学大家和经典之作。跟有些兄弟市比较,荆门文学创作还有不小的差距。

  两位荆门籍作家荣获鲁迅文学奖,给我们荆门作家树立了标杆,是对我们的鞭策和激励。我认为,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作家,就应该像他们那样起码具备四有:有丰厚的知识储备与开阔的视野,有对文学执着的追求与热爱,有潜心创作精益求精的精神,有关注现实社会生活乃至人类命运的情怀。 (通联:市群艺馆)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