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版:时光·走笔     
按日期检索

雪夜出击 制伏持刀行凶人

  孙贞国,男,1974年4月出生,山东青州人,1991年12月入伍,1994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8年12月由军队批准退休,2011年1月到荆门市军休所休养。

  

  18年的军旅生涯中,令我最难忘的一件事,是我在武警某部任排长期间的一次紧急处置行动。我在情况不明、手无寸铁的情况下,先期出击,与持刀行凶的一名男子周旋,最终与增援的战友合力制伏了对方。

  

  凌晨4点,接到紧急处置任务  

  

  当时我所在中队的主要任务,是负责一座监狱外围的武装看押。记得那是1998年12月的一个凌晨,天降大雪,监狱一狱警神情紧张,急冲冲赶到中队,反映凌晨4点多,一名身份不明的男子到监狱所辖的外区养鸡场寻衅滋事。养鸡场的职工与男子周旋多时,但男子拒不离开,请求中队协助处置。

  根据狱警提供的简单信息,中队分析认为是一件偶然的事件。考虑到当时正值老兵复退,新兵尚未补入期间,执勤兵力十分紧张,中队决定由我随狱警前去,将寻衅滋事的男子驱走或劝离。我和狱警驾驶摩托车赶往事发地。雪越下越大,呼啸的风刮得人睁不开眼,地面的雪已经积得很厚。没走多远,摩托车也没法用了,我们只好弃车,在厚厚的积雪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

  我们到达监狱外区的打谷场附近时,隐约发现有个人沿打谷场向西行进,我们紧跟几步,狱警确认此人正是在养鸡场寻衅滋事的男子。只见此人身材魁梧,身高接近一米八,左手拿菜刀,右手持一三股爪(北方农村的一种农具),身上有大片血迹。我向男子喊话命令他站住,男子立即挥舞着手中的凶器乱叫,并朝我们扑过来。因为我们都没有携带武器,加上情况不明,所以没有贸然行动。男子见我们后退,也不再理我们,继续向西前进。

  鉴于当时的情况,我意识到可能出现了伤人事件,由此向西不到两公里就是监狱的一处平房家属区,若男子前往家属区行凶,后果不堪设想。我果断让狱警返回中队请求支援,我留下牵制男子。我大声呵斥男子放下凶器,并向对方投掷雪球进行干扰。每次干扰,男子就在原地挥舞凶器,稍后又继续前行。

  

  斗智斗勇,与战友合力制伏男子  

  

  眼看到达家属区,仍没看见支援战友的身影。清晨的家属大院一片宁静,这里的居民还不知道危险已来临。情急之下,我大声喊:有歹徒来了,把大门关好……可我的声音被淹没在风雪中。家属区有一家大门敞开着,男子直奔而去,我一边喊一边捡起这家门口的一根碗口粗的木棍冲了进去。这家的男主人在卧室门口拿着一把铁锹正和男子对峙,男主人头已受伤,鲜血染红了半边脸,身后还有两个小孩在哭喊。

  见此情景,我当即持木棍从背后牵制男子,他转身向我扑来。因空间狭小,无法施展,我退后几步,男子见状又转向男主人和孩子。我让男主人护着孩子回房锁好门。但男子上前疯狂砍门,我出击一次,男子便转向我,我后退他又砍门。

  反复十几个回合后,增援的战友赶到,持橡胶警棍上前。但警棍打到男子身上却丝毫不起作用,男子挥着凶器朝我们一通乱砍,一名战士躲闪不及,面部擦伤。我和中队长迅速研究作战方案。由我吸引男子到院外,几名战士在房顶及门外两侧隐蔽,最终,我们4人合力将男子制伏,移交当地公安机关处理。事后得知,男子当时突发精神疾病,在养鸡场打砸一通后,在打谷场用菜刀砍死了一名守夜人。

  身为武警官兵,我在危险时刻挺身而出的行为,受到部队、监狱领导以及当地群众的一致好评。

  (讲述/孙贞国 整理/荆门晚报记者 刘娇)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