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版:时光·走笔     
按日期检索

男人不惑

■高化

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岁月你别催,走远的仍要追。那些恍如昨日画面依稀停留在眼前,它们终究会像时钟的嘀嗒声一样渐行渐远。曾经那个意气勃发的俊朗少年步入中年,昔日那个年少轻狂的自己走进不惑之年。40年来,我一次又一次面对着每一年的离开,每一年我都会伤感、落泪。但每一年的翻篇之时,我又从不担心梦想会消逝。

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十年是随着一声啼哭开始的。

改革开放元年,物资并不那么丰富,但我却从身边的点滴中感受到了生活的变化。当我长到有点记忆的时候,知道了粮票,看到走街串巷挑着担子的小货郎,可以用家里多余的粮票找他们换一些生活必需品。家里面积小,摆不开桌子,吃饭就用四个大小一样的高脚方凳,平时不用的时候就摞起来放在柜顶上,老爸叫它们“四频道”的电视机。过了几年,家里真有了黑白电视机,是旋转换台的那种,每次扭的时候“嗒嗒嗒”的声音就像打机关枪。电视资源也不那么丰富,看来看去也就是那部创过吉尼斯纪录的暑假神剧——《西游记》。

上了小学,认识到一大批同龄的孩子,生活逐渐多彩起来。不同的面孔、不同的性格、不同的态度、不同的脾气,大家生活在一起,建立深厚的友情。这一份难得的同窗之情在三十年后集体迸发,当大家围席而坐,穿着定制的同一款朴素文化衫时是绝对的平等。没有严格苛刻的老总,没有斤斤计较的小贩,大家直呼其名,同过桌的碰一杯,拌过嘴的喝一口,感叹时光偷走了岁月,哭成了泪人。

人生中的第二个十年幸运地赶上了二十世纪的最后十年。小学回家必经的工商街和南薰门小巷承载了太多的故事,我亲身感受到它的变化。记得竹皮河的水还算清彻,可以折纸船放到河上看它们漂到很远。河上有几块长满青苔的石头搭成的小桥,踩过去有时会滑到河里,湿漉漉地回家不免又是一顿臭骂。

这十年光景是知识和阅历飞速增长的十年。十年里,培养了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左右了我以后的人生轨迹。青春的叛逆、年少的无知、错过的和等待的、悔恨的和得到的、无知的和有识的,慢慢沉淀,层层积累,成为不可抹去的人生财富。

我很庆幸成为财会专业的孩子,扎实的财会功底让我对现在的工作上手很快。我很感谢那些默默无闻的老师们,除了教给我们必备的知识,还有对社会的认知。我记得那次专业课的无人监考,让我们这一批潜在的财会人员体会到了诚信的价值。我至今依然保留着专业课的课堂笔记,青涩的字迹记载着一段青春、一段故事。

30岁以后十年是充满责任的十年。我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可爱的孩子,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妻子贤惠漂亮,把工作、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孩子出生了,育儿的新课题摆在面前,幸好家里有老人帮忙,才不至于手忙脚乱。

孩子和我一起成长,等他懂得交流、懂得倾听、懂得安静的时候,和他一起聊天、一起讲故事、一起下棋。我孩童时代看过的书成为延续的回忆,《舒克和贝塔》依旧不会过时。渐渐地他也爱上了读书,一个人的时候,他能拿上一本书看上好久,安静得让人不忍打扰。

第三个十年相当短暂,婚礼似乎就在昨日,今天却已走过锡婚时代。与妻子的感情如恋爱期一样如胶如漆,互相体谅、互相关心、互相扶持,一起培养孩子长大,一起远足旅行。我们的计划很远大,我们列出了目标清单,每一项“任务”的完成,就是一次愿望的共同实现。

一本小说的开头不那么华丽,那是让人有想象的空间;一场电影的结尾留一丝遗憾,那是让人留下感动的泪花。步入四十,一个说老不老,说小不小的分水岭,梦想继续,生活依旧。阳光撒在花瓣上都会有阴影,哪有那么多的一帆风顺。只想插上一双隐形的翅膀,飞过那些过去的、将来的;幸福的、无助的;开心的、感伤的;得到的、失去的;欣慰的、遗憾的;梦想的、空洞的;真实的、虚幻的,最终达到完美彼岸。

(通联地址:金虾路5号国家统计局荆门调查队)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