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版:特别报道     
按日期检索

仅是一刹那

漳河中学 李瑞昊

我们得意着,我们不屑着,但仅是那一刹那,我们哭了,我们后悔了。

——题记

朋友,你死过吗?你知道死后会怎样吗?你会飞上碧霄,但你到底是后悔地走,还是安心地走呢?

我死了

“我,我……这是死了吗?”看着我的身体,明明是那么熟悉,为何又显得那么陌生?

“他们也死了?”我向旁边望去,我的几个好友也躺在地上,周围的警察和医生不断地忙碌着,听着那喧嚣的警笛声,我知道——我死了!

当我看到一对中年男女迈着急促的步伐向我的身体走来时,我瞳孔微微一缩,“别,别过来!”我大叫一声,可是他们听不到,当我看到父母在我的尸体前跪下,痛哭,甚至母亲都昏了过去,我抱头痛哭起来,“爸,妈,我……我,我,对不起你们!”我几乎把嗓子喊哑,泪水不断地涌出,心脏仿佛被一只手使劲地捏着,当我哭到开始大口喘气时,我才想起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聪明

两小时前。

“喂,好,我要到了,嗯。”我此时正边跑边打着电话,收到好友聚会的邀请,自然是欣然赴约。

“在这!”当我在寻找他们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与他们会合,“去哪啊?”我问道。“嘻嘻,先去吃一顿。”小明道。

“快,马上就要关门了。”一位好友在前方焦急地嚷着。

“等等,我知道一条近路。”我得意地说。

“好,走。”大家一起跟着我大步向前走。

“这,你确定走这里?”一位好友看着眼前一条高速路,犹豫地问道。

“没事,只要看好车,保证没事。”我满脸不屑。

“这……”他仍在犹豫。

“不走算了。”我显得有些不耐烦。便向前跑去,其余人看我去了,也跟了过去。

然而,就是这一刹那,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随着“砰、砰、砰”几声,几辆车几乎同时把我们撞飞了出去。

我感到浑身都是痛的,喉咙中有一些液体堵着,我感觉我的骨骼都碎了一般,一股鲜红的液体把柏油路染成斑斓的图画,从车上下来的几个人正在向我们跑来……

“我被撞了吗?他们也被撞了吗?是我害了他们!”这是我闭眼前最后一刻的想法。

对不起

思绪翻回,我突然发现我身旁又多了一些“人”,正是我的好友,他们也在痛哭,也在迷茫,那通红的眼眶中,仍闪着那悔恨的泪光。

“遵守交通秩序,保障人生安全。”我脑中突然闪出这句话,回想当时的不屑,我想到今天了吗?(指导老师 谢玉宝)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