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版:本地·乐活     
按日期检索

周露:攀登雪山,我心向往

宜昌溪降

荆门晚报记者 刘娇

经年的冰雪、巍峨的山峰,雪山,对大多数人来说,是远方的远方,是梦想中的所在,对荆门小伙、80后登山达人周露来说,却是他挑战的对象。

从2015年接触登山运动至今,他分别登上了四姑娘山、鹰鸽嘴、半脊峰、尼泊尔南坡珠峰大本营观景台等4座山,平均海拔在5000米左右。

“我的目标是每年挑战一座山。”

周露说,登山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更重要的是激发人体潜能,超越自我。

改变,爱玩游戏的胖子不再宅

今年33岁的周露,户外运动时大家喜欢喊他“大陆”,身形健美,浑身散发着活力。可在进行登山运动之前,他却说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爱玩游戏的胖子”。

“我以前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宅在家里打游戏,可以说相当痴迷,身形也越来越胖。后来妻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劝我多联系运动圈的朋友外出运动。”

运动之于周露并不陌生,高中时他就是体育生,到了大学又爱好重装徒步,经常邀约朋友前往景区游玩,身体素质一直很好。参加工作以后,生活归于平静,人也变得慵懒。

妻子的“嫌弃”让周露有了改变的想法。刘昆,就这样走进周露的生活,成了他登山运动的引路人。刘昆,2005年就已开始登山运动,经验丰富。

2015年8月,周露受刘昆邀约,趁暑假各自带小孩到四川的四姑娘山游玩,海拔4800米,和孩子一同感受大自然,把登山的收获传递给孩子。“因为两个孩子当时还小,一个3岁一个5岁,我们牵马让孩子骑上山。没想到小孩的适应能力很强,比我们预想的要好。”周露说,大家登到3000多米时出现了高原反应,于是改为坐车上山顶。因为小孩新陈代谢比较快,问题也没有想象中严重,那次玩得还比较愉快。

当这个“爱玩游戏的胖子”不再宅在家里,走进大自然以后,各种运动他都玩了起来,跑步自然不在话下,他参加了多次马拉松比赛。现在每年7月—9月,周露都会和朋友一起到宜昌溪降,站在悬崖顶端,沿着瀑布下降,急泻的水流、湿滑的岩壁,身在其中,感受自然的威力,体会到挑战自我的快感。

登山,体验大自然的雄奇

运动带给周露的改变不仅是外形,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发生了变化,工作也更加轻松。

2015年10月,妻子提议周露和刘昆一起攀登鹰鸽嘴峰,海拔5200米。那次在山上待了3天,也是周露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登山。

“本来开始很犹豫,一下子还不能完全放下游戏,登山要专业装备,也有点舍不得花钱。结果,妻子竟然背着我悄悄地将登山装备全部买好了,所以只好答应去了。”周露说,刚开始没什么经验,认为自己身体素质好,最开始登山一路小跑,结果到了第二天就出现高原反应,头痛欲裂,相当难受,在朋友的引导下,拼命喝水才有所好转。第三天凌晨开始登顶,这个过程十分艰难,山上走10步相当于在平地进行百米冲刺,每走10步要休息5分钟。

是否过程越是艰难,成功以后越是兴奋?周露没有细想,但是下山后,他心情大好,看见路上有人就按捺不住地想要上前去打招呼。

迷路,意外与攀登一路相随

山顶的风景,总要历经艰难才能观赏,想看不一样的风景,势必付出非同寻常的努力,遭遇不同境遇的磨炼。

在与一位常年健身的朋友攀登海拔5400米的半脊峰时,危难重重,周露至今记忆犹新。

这座山位于景区,虽然海拔和四姑娘山差不多,但攀登难度大得多,属于技术性级别,需要用到攀岩绳等装备。周露他们进入景区后,碰到了几位外地朋友,一共6人一起到达3000米海拔的大本营训练,之后开始登山。

由于很多景区下午就要封山,所以登山一般选择夜间进行。当晚登到海拔4800多米的一号营地时,已有两名队友无法继续。凌晨3点,剩下4人继续攀登,到达海拔约5000米时,由于朋友有氧运动(跑步、游泳等)训练得比较少,在高原上行走很慢,影响整队的行程,加上头灯电池用尽,路上又全是石头,一不小心就可能踩空,一番思想斗争后,无奈返回营地。

“当时我也准备放弃,打算陪同朋友返回,但他说我们既然来了,一定要有一个登顶。”于是周露继续攀登。

走进雪线,厚厚的积雪淹没膝盖,走一步要原地等待5分钟,以探究前方路况。周身都是雪,浑身冰冷,累得眼泪往下落,忍不住在心里怪自己不该来这一趟。

早上太阳升起后,氧气含量增多,人也舒服多了,攀登也顺利了一些。成功登顶后,周露忙拿出手机拍照,结果不慎滑落摔坏,没有留下最美的刹那。

“之后迫不及待滑下山,裤子都磨破了。在一号营地与朋友会和后,他还是很难受,想出山,向导建议留宿一晚再走,但朋友等不了,我俩又继续下山。”周露说,由于要赶景区大巴车,朋友虽然力量强但速度跟不上,周露只好先走一截放好包再上山接应朋友,来回往返。山上辨不清方向,渐渐天也黑了,周露迷了路,与朋友失去联系,后来又摔了一跤,头灯掉了,当时几乎绝望。

冷静下来以后,周露开始想法子自救,他用打火机在石头缝里面找到了头灯,也找到了朋友。“现在想想,真是万幸,因为我的食物、睡袋等都在朋友那里,若还是找不到他就只能等死。”周露说,到大本营时已经没车了,只好继续走,沿路一个人都没有,路上看的到灯光但总也走不到。凌晨4点,两人终于找到一个景区宾馆,保安帮忙安排仓库让两人休息。到这时,周露已经连续走了24个小时,脚也磨破了,袜子粘在脚上撕不下来。

艰苦,不能阻止前进脚步

“虽说登山既费体力又费钱,每次都在坚持与放弃之间徘徊,但还是阻挡不了我前进的脚步。”刘昆说,在极端环境下,人的本质会自然而然地显现,平常还能克制的情绪,在精神和体能都处在崩溃边缘时根本无法控制。比如,之前登山有位40岁的女士,攀登到一半出现高原反应,难受得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劝都劝不住。登山时在不同高度会出现不同的心情,刚开始都是信心满满,出现高原反应时会恨自己不该花钱买罪受,越接近顶峰越容易放弃,但下山之后又会想着下次再去哪里。

海拔高度不同,所需费用也不同。海拔越高,装备物资也得准备得更充分,花费也越大。一般情况下,海拔5000米左右的需1万元以下,海拔6000米的需1万元以上,海拔7000米的需5万元以上,海拔8000米的需要几十万元。

登山很辛苦,服装、食物、睡袋等装备都要自己背,重量至少50斤。出现高原反应会恶心呕吐,得强迫自己吃东西、喝水。普通人通过前期专业的体力锻炼调整,都可以登上海拔5000米的山。一般选择好要登的山后,首先得提前两个月做准备,考察路线、环境等,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千万不可盲目登山,可以选择到景区的山游玩。

突破,极限环境激发潜能

登山途中特别枯燥无味,手机无信号,个人体力有差别,前后两人之间可能相隔一两百米,加上身体不适,完全无法交谈,往往都是与自己对话,偶尔还能静下心来对平常做的事进行自我反思。但只有登上山顶才能看到独特的风景,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美。

“每登一次山,可以瘦十斤左右,十分考验意志力。”周露说,其实登顶是次要的,登山唯一的目标就是安全返回,家庭和安全才是首要的。有很多人只差十几米就到达顶峰了,最后还是选择放弃,因为人体承受力已经达到极限,必须考虑能否返回。

人只有在遇到困难时才会想办法解决问题,激发潜能,突破极限。久而久之,这种能力也可以运用到生活和工作中,解决问题的成功率也会大大提高。

如今,他和朋友们一共15人,又吹响了7月底进军玉珠峰的“集结号”。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