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版:本地·关注     
按日期检索

求职者: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求职者希望找到心仪的工作
求职者认真填写求职表

  荆门晚报记者 李蕾蕾/文  朱运兵/图

  日前有消息称,春节后广州制衣厂招工,包食宿,月薪高达万元,可招聘方在市场蹲守了一上午居然没招到一个人。为何?“过来人”表示:工作时间长、强度大、环境差,所谓高薪是套路,很多人吃过亏就不干了。春节前后,我市各大招聘会也是一场接一场,那么荆门求职者对找工作有何要求和愿景?晚报记者记录了他们的声音。

  求职者心声:工资不必比肩“北上广”,但应与付出匹配

  39岁的皮先生常年在广东务工,年前他辞去工作,乘坐返乡专列回到荆门,打算留在家乡就业,待在家人身边,多陪陪上六年级的孩子。

  参加完年后的招聘会,皮先生应聘进入我市一家电子企业当机械操作工。“和在广东所做的工作差不多,两班倒,休息时间少,招聘简章上写着月薪三到五千元,可进厂后我问了工作满一年的员工,每个月拿到手的工资2900元,同样的工作我在广东可以拿6000—8000元的工资,一下少了三四千元,感觉不好,所以我打算再到其他企业看看,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再去广东。”皮先生告诉晚报记者,他并非要求工资和沿海城市工厂一样多,每月能拿四千元就很满足了。

  之前为冲床生产工的何先生也将在外务工和返乡务工的收入进行了对比。他说在外务工每月可拿6800元,回来后3800元,少了近一半,但考虑到家庭因素,他打算再做几个月看看,政府对返乡就业这块每月还有几百元补贴。

  “在工厂工作,一站好几个小时,腰酸背痛,经常还要熬夜上班,挣的都是辛苦钱,希望收入和付出对等,能达到外出务工工资的六七成都能接受。有的企业是纯计件工资,没有订单就放假没工钱,这种没有底薪保障的工作我们也无法接受。”一些返乡就业人士表示。

  求职者心声:工作环境和人性化管理很重要

  家住东宝区牌楼镇的李女士今年离开了工作两年的鞋厂,到一家家居企业面试。她告诉晚报记者,自己已经45岁了,选择工作主要是看环境,之前所在的企业车间灰尘比较大,饮食、住宿条件也不行。

  “最不能忍受的是工作中上厕所,得暂时离开流水线,管理人员就掐着表观察用了几分钟,生怕员工偷懒。厂里实行的是计件工资,工资和效益挂钩,大家没事怎会闲逛,感觉得不到起码的尊重,这也是我换工作的原因。”李女士表示。

  晚报记者在公交站台等车时,手中的招聘简章吸引了一名环卫工大姐的注意。“有超市招聘的信息吗?我想换个工作,尽管我们月薪三千多元不算少,但天天风吹日晒,想找个室内的工作。”她说。

  看来,企业想把人招进来、留下来,薪资待遇只是一方面,健康的工作环境,真正人性化、符合时代发展的管理制度等也是每个企业需要探讨和完善的课题。

  求职者心声:不用上夜班的岗位少

  1日中午,参加完一家企业面试的吴女士一行五人,搭上了回城的公交车。虽然面试通过了,吴女士几人表示不太想入职,原因是企业的人事主管称入职后不久要实行两班倒工作制,夜班员工凌晨1时要打考勤卡。

  “我就想找个不用上夜班的工作,工资两三千元都能接受,上夜班一熬一宿受不了。”吴女士的说法很快得到同行几人的赞同,他们表示,在外务工时熬夜熬怕了,尽管回来上夜班政府有补助,但夜班上久了感觉身体透支,性格急躁,思维迟钝,精神也不好,而且平时的人际交往也被夜班封闭了,朋友疏远了,家庭也没法兼顾。

  在择业条件中,不愿上夜班这点在我市女性求职者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在公共就业服务中心找工作的范女士告诉晚报记者,她之前在服装厂做大烫,旺季月薪能达到4500元,现在辞了职,就想找个食堂帮厨或室内保洁等不用上夜班的工作,工资2200元左右就行。“制造业企业大多有夜班,像我们文化水平不高、年纪又较大的求职者能选择的岗位有限,所以我对工资要求不高,白班工作不超过8小时,这样可以和家人同进同出,方便照顾。”范女士说。

  求职者心声:期待企业和政府提供成长平台

  在返乡就业人群中,还有一群特殊的80后、90后,他们长期在外务工,到了适婚年龄迟迟找不到另一半,也没有能力在其他城市置业扎根,于是在父母百般催促下返乡就业,解决终身大事。31岁的刘先生便是其中一员。

  刘先生来自沙洋,在深圳企业做过质量检验员,也在西藏等地打拼过,有干劲和闯劲,但跳槽频繁,缺乏人生规划。2017年,他在父母的催促下回到荆门,一年间做了不少工作,今年春节过后又跳槽到一家企业上班。

  “我还年轻,其实挺不甘心在流水线上做普工,工作太机械化、单一、重复。每次在招聘会上看到技工、业务员、行政管理人员的高薪待遇我都眼红,但自己没技术,学历也不够,只能干着急。我希望入职的企业能多开展技能培训,提供激励晋升制度,让员工有奔头、有归属感。”刘先生表示,他还希望政府部门针对企业用工需求,多组织类别丰富的免费技能培训,督促企业注重人才培养。

  “原本我想去家附近的物流园应聘仓库管理员,无奈不懂电脑操作,只好到离家远的工厂打工,如果有人教我就好了。”走访中,一位中年女性求职者告诉晚报记者。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