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版:书香·荆门     
按日期检索

读书,人才更加像人

  ■严文井

  严文井(1915—2005),湖北武昌人,中国现代作家、著名儿童文学家。曾任中宣部文艺处处长,中国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人民文学》主编,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总编辑,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主任、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第五、六、七届政协委员等。著有《南南和胡子伯伯》《丁丁的一次奇怪旅行》等,有《严文井文集》等。

  如果一个人有了“知识”这样一个概念,并且认识了自己知识贫乏的现状,他就可能去寻求、靠近知识。相反,如果他认为自己什么都懂,他就会远离知识,在他自以为是在前进的时候,走着倒退的路。我读书非常少的时候,就产生了求学的强烈愿望。当我知道了世界上书籍数目如何庞大的时候,我又产生了分辨好坏,选择好书的愿望。

  教科书不过是古往今来的各种书籍当中的一小部分,你不得不尊敬它们,但不必害怕它们,更不要被它们捆住手脚。为此,我已经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我没有考进大学,我并不认为自己不好学。

  如果我在思考一个问题,长期得不到解答,我就去向古代的智者和当代的求索者求教,按照一个明显的目的,我打开了一本又一本书。

  有的书给了我许多启发,有的书令我失望。即使在那些令我失望的书面前,我还是感觉有收获。那就是:道路没有完毕,还得继续走下去。

  书籍默不作声,带着神秘的笑容等待着我们。当你打开任何一本书籍的时候,马上你就会听到许多声音,美妙的音乐或刺耳的噪声。你可以停留在里面,也可以马上退出来。

  至于我,即使那本书里有魔鬼在嚎叫,我也要听一听,这是为了辨别小夜曲、牛鸣、苍蝇的嗡嗡、狮吼和魔鬼的歌唱有什么差别。这些差别也是知识。

  书籍对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即使你没有上过任何学校,只要你愿意去求教,它们都不拒绝。我读过一点点书,最初是为了从里面寻找快乐和安慰,后来是为了从里面寻找苦恼和疑问。

  只要活着,我今后还要读一点点书,这是为了更深地认识我自己和我同辈人知识的贫乏。书籍,在所有动物里面,只有人这种动物才能制造出来。

  读书,人才更加像人。

  (摘自《读书的方法与艺术》)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