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版:书香·荆门     
按日期检索

诵时嫉俗见真心

——读刘南陔先生《陔馀续稿》集

  

  ■文中华

  掩卷出户,走在浓阴的桂花树下,金风拂过,送来沁脾的馨香。

  刘南陔先生,笔名南峰,1941年生,湖北荆门人,作家、诗人。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育工作者。退休后发挥余热,在散文、诗词及诗评方面都有较深的研究,成绩颇丰。《陔馀续稿》是刘南陔先生的第二部诗词散文集,收录了先生从2011年至2016年的作品。书稿承续了《陔馀丛稿》的编排体例与写作风格,诗词注重选材立意,构诗别开蹊径,语言生动活泼,独具自家面目。

  《陔馀续稿》全书分三大部分,散文卷、诗词卷和评论卷。开卷第一篇《我亲历的大饥荒》,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用他那饱经风霜、浸透着心血的笔,将如烟的往事,向我们徐徐道来。这里是江汉平原的余脉,缓丘绵延,土地肥沃,但那时生产力发展水平低下,多半是望天收。于是我们认识了因病辍学的少年、小学代课的青年,为一日三餐能填饱肚皮而奔忙的身影;老上中农因被怀疑偷了几担草谷,为了尊严而上吊自杀。也知道了在旱荒之年,产粮区靠吃“返销粮”生活。从一个侧面了解了那个年代中国农村执行政策的偏差,用活生生的事实证明人祸更烈于天灾。终将错误得以纠正,党的休养生息政策的正确性,以及引漳灌溉,滋润大地,迎来了秋季的丰收。《为了那一口粮》须费尽千辛万苦。文章以小见大,浓缩了当时整个社会的发展变迁。刘南陔先生用他那朴实的文字,讲述了一个个平凡的故事,带我们走进故事里,走进那块历经沧桑的桑梓之地,一切都是那么真切,那么熟悉。让我们跟着他去喜、怒、哀、乐,追忆那段随风逝去的峥嵘岁月。

  《陔馀续稿》诗卷中分情致篇、风物篇、社稷篇、嘤鸣篇,把自己的观点毫不掩饰地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心为志,表达为诗”托物言志。事事是诗,时时有诗,街谈巷议总入诗。生活是创作的源泉,菜籽、菜苗、菜花,荔枝、香蕉、菠萝等都是他诗作之对象,给它们赋予诗意,俗中见雅。

  心中飞出藩篱,越过市井的滚滚红尘,看《野湖钓翁》“湖阔鸟低飞,长岗见晚炊。频频鲫戏叟,屡屡饵空垂。壶里饮将尽,篓中鱼且微。村头传舞乐,呼友唤朋归。”傍晚村里已升起炊烟,宽阔的湖面鸥鸟飞翔。鱼儿时时跃出水面,就是钓不着。壶里酒将尽,鱼篓中只有几条小鱼。村头广场舞乐传来,招呼朋友收竿回家。钓的是一份心情、一份豁达、一份闲意。

  流年似水,岁月无情。先生年逾古稀,阅历之丰富、感受之深刻,非常人所能比拟。龚自珍说,“不是无端悲怨深,直将阅历写成吟”。且看先生《七十自寿》诗,“解甲归来已十年,舞文弄墨且陶然。寻寻觅觅春风梦,怨怨恩恩秋雨篇。利禄功名术不懂,油盐柴米计常悬。还将剩勇系时事,望步楚狂焉等闲?”从岗位上退休业已十年了,舞文弄墨,其乐融融、其意陶陶。与时代同行,沐浴在党的春风里,一切恩怨都被时间洗去褪色。先生爱憎分明,嫉恶如仇,与奸佞之徒誓不两立。不追求利禄功名,不懂权术,光明磊落。大丈夫为柴米油盐有时也得发愁,采购如果不及时,也有燃眉之忧。关心时局,为家国之事,也作杞人之忧,与人民同呼吸,具有强烈的时代感,直追楚狂李白,焉敢懈怠。“不计专营谋旧利,何如小蠹啃新书”。“所欲从心皆往事,闲来慢酌酒空庐”。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让我们跟着他去游历祖国的大好河山。看丹江,揽清江,《桃山回望》,“回首边区风雨年,英雄鏖战笑长眠。青山作障松为伴,碑塔红星映碧天”。睹《大坝雄姿》“横空出世隔河岩,钢铁蛟龙锁雾烟。最忆当年奠基者,餐风露宿绘蓝天”。当年大堤的建设者们,肩挑日月,半夜闻鸡,把胸中澎湃的碧血化作滚滚的大江之水,铸起一座高耸入云的丰碑。眺旅顺口,游鸭绿江,崖门怀古。经深圳,观珠海,武当飞渡。流连横琴海,驻足习家池“汉代名园,人道襄阳侯府。越千年、郊游胜处。群山环抱,古今参天树。戏菏池,越鱼飞鹭。林深石碎,溪畔两三闲步。绕亭台、登临少驻。云蒸霞蔚,绿原襄江浦。听涛声尽情倾诉”。先生七十余年风雨积累,十万里揽古阅今。借景抒怀,厚积薄发,实吾侪后学之范矣。

  先生交友广泛,在赠酬唱和中,一览无余,体现了豁达的生活态度,友情醇厚的长者风范。

  诗词的发展要回归其本身,诗词之所以成为诗词而有别于小说、散文,它有其自身的特点,讲平仄、有格律,内容上精悍、隽永,音韵美、余味美、意境美,如脱离这些要素,那么它就不能成为一首好的诗词。刘南陔先生在这方面也做了些有益的探索,俚语、俗语入诗。他是对诗词有执着情感的人,用澎湃的热情,用自己的行动振兴、传承着古典诗词。

  先生治学严谨,天文、历史、诗词知识深厚。评诗赏析是一件艰巨浩繁的工作,先生剖析深刻,层层递进,从广度深度把作品分解,解析透彻,把自己融入其中,分析写作者的心情心景,解评到位,例如我离开家乡近三十年,曾写过一首《晚秋漫步乡间小道》,“落霞倦鸟返疏林,陈迹蒿荒不寻。芦酿雪飞秋影远,晚炊村隐暮云深。长空偶尔闻鸣雁,寒泽轰然散水禽。黄菊东篱依旧绽,惟君知我别离心。”先生作了如下点评:“诗题即知诗人在写经历、写见闻,当然把“落霞倦鸟”看作主人公的化身也未尝不可。颈颔二联围绕“陈迹蒿荒”四字展开,诗人善于将具体的景物虚拟化,如“芦酿雪飞”“晚炊村隐”云云;又善于将抽象的事物形象化,如“长空”“闻鸣雁”,“寒泽”“散水禽”云云。二者看似矛盾实则统一,既可扩展语言的内涵,又能增添吟咏的情趣,作者纯熟的炼句技巧可见一斑。尾联用典引出陶渊明的东篱黄菊这一载体,谓其“惟君知我别离心”,道出万般离愁、百结衷肠难以倾诉的微妙心态。体物着情,寄怀感兴,水到渠成矣!”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不再冗言。

  一部《陔馀续稿》是先生五年之心血。非吾匆匆之间所能道尽。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愿先生以不老之宝刀,玉洁松贞之长志,出更多精品、奇文、好诗!

  (通联:市建设街金城家属楼中单元三楼南)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