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版:校园文萃     
按日期检索

奶奶的双手

奶奶的双手,关节粗大、硬如柴棒,一看就是劳动人民的双手。

清明假期里,除了宅家写作业,便是闲坐在九渊路路口看奶奶擦鞋。

自从奶奶年事渐高,不再手纳鞋垫,而是转行挤入了擦皮鞋的老年妇女大军中。这一擦,便是天昏地暗,四季不分,上自大年初一,下至腊月三十。每天十来元的块票收入,她却斗志高昂,乐此不疲。

天刚放亮,奶奶又早早地起了床,开始在厨房里叮叮哐哐,用那双粗大的手,毫无节奏感地铲着锅。那动静,让我常常百思不得其解:为何那么大年纪了,铲锅还那样有劲?随后,便是一阵关门声,我知道,这又是赶早占据有利“地理位置”去了。

难得几天假里如此闲散,随手拿上《三剑客》,到楼下奶奶擦鞋地儿坐着去看会书吧。我喜欢坐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把自己沉浸在波光剑影险恶江湖中,感受三剑客那种泰然自若、处变不惊的气势。

我静坐在一旁的摩托车上,继续看书,不时地扫一眼光顾她生意的客人。

八点过后,天空飞起了雨丝。奶奶说:“她们都没擦了,下雨没得什么生意了,我上楼做鞋垫去。”

“这雨又下得不大,到树底下避避吧,说不定还有人来擦呢!”事实上,是我不想上楼,下楼一趟不容易,我想攀着奶奶多坐会儿。

话说间,真的来了一单生意。奶奶乐不可支地忙碌起来。她擦得极其细致,那是一双沾满黄泥的白色旅游鞋。奶奶用她那双关节粗大、长满厚厚老茧、皲裂的手,在客人的鞋子上上下翻飞、左右交替。先是用废旧的牙刷上上下下小心地清洗黄泥,然后在脚的一圈插满护脚的纸壳,在鞋面上挤出一条青虫似的鞋油,便撸起袖子甩开膀子熟练地操作起来。

这可是日日365天的锤炼啊!只有我知道,这是她入行之初遭受多少同行的嘲笑与排挤才换来的!

雨越下越大,奶奶移到了米糯厨房前的门沿上继续擦。

刷刷的大雨中,撑着雨伞的过路人来来往往,行色匆匆。奶奶专注在客人那双鞋上,行人旁若无人地经过,她旁若无人地擦着,丝毫没有察觉在一旁闲坐的我眼眶有些湿润。

这双鞋,她足足擦了二十来分钟。擦完,她终于抬起头,直起她那弯曲的脊背,用她那黝黑粗硬的手捋了捋额前垂落下来的几缕湿润的头发,松了一大口气。

透过滂沱大雨,此刻,我深深地领悟到:一双手,无论多苍老,无论多粗硬,只要是勤劳的,永远都是最美丽的、最动人的。以前不解,现在已懂。

过了四月,奶奶便满75岁了,虽满头银发,但身子骨一直硬朗。她勤扒苦做了一辈子,那双关节粗大、硬如柴头的老手,就是最好的证明。

文章作者:刘以恒

学校班级:荆门市龙泉中学高三(19)班

辅导老师:胡红彦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