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版:焦点     
按日期检索

一群会跑的树

□彭永锋

七奶奶拄着拐棍出现在张芷萱老家门前时,正在专心搓衣服的芷萱娘抬眼瞧见,还以为见了鬼,“蹭”地站起身,双手在身后揩了两下就去捡椅子,“七奶奶,您这是?”又对着里屋喊:“老头子,七奶奶来了,快出来。”

七奶奶是张家老祖宗,101岁,村书记的奶奶,大前年病愈后,极少出门。

茶喝下几杯,话东扯西拉说了一箩筐,芷萱的爹娘算是听明白了:张芷萱带着审计局的人在整她孙子的材料,要害她白发人再送黑发人。

“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丫头,打小无法无天惯了。”芷萱爹嘀咕着给张芷萱打电话,“丫头你赶紧回来。上班?赶紧回来。原因?再不回来,你以后再也见不到你爹娘了。”说完把手机扔在饭桌上。

张芷萱一个急刹车在禾场还没停稳,人已跳下车。

“娘!娘!你们咋啦?”

芷萱娘从屋里出来,使劲摆手。

“爹咋了?”

芷萱爹现身,也对着她摆手,又指指堂屋。张芷萱这才看到堂屋躺椅上的老祖宗,砸了一下舌头,凑近爹娘说:“祖奶奶怎么来了?”

“我咋就不能来了?”七奶奶坐起身,伸了个懒腰说,“你们这躺椅软和,舒服。”

张芷萱三两步来到老祖宗身边蹲下,抓着老祖宗的手说:“祖奶奶喜欢,回头给您送过去。”

七奶奶抽出手,拿起拐杖拄着站起身说:“好东西我不敢要,你叔会给我买。”走了两步又说:“丫头你翅膀再硬,飞得再高,也别忘了自己姓张,是张家的姑娘。”

张芷萱明白祖奶奶说的啥事。西电东输变电站项目占用村里的土地,项目完工审计,张芷萱是带队组长。哪知,随着审计的深入,问题线索越来越清晰,而责任人又都是张姓叔伯前辈,张芷萱向局里提出回避申请,已经得到同意。

“祖奶奶,我大爷爷若还在,肯定不会像您这样想。”虽然不再负责这个项目的审计,可是话还得跟祖奶奶说清楚。

“我儿子咋想?你说说看,是不是我这个老家伙错了。”

“大爷爷‘铁算盘’的名声县里领导都知道,要不然,镇上经管站也不会一次又一次请他帮忙审各村的账。可大爷爷离任村会计时发现账面上多出七块钱,怎么也查不出原因,这是大爷爷生前最大的遗憾。为啥?大爷爷是要留得清白在人间。”

“你这么说,是说我孙子不清白?”

“不是说叔不清白,是我们要审计清楚,他清白自然清白。”

“你叔不是不清白的人,你们都知道。”

张芷萱指着屋旁的一片林地说:“祖奶奶,您看这些树比您走得快不?”

“树哪里会走?你欺负老太婆年纪大。”

“祖奶奶,我骗您天打雷劈。村里三亩地的林子,一万七千棵树,一夜功夫,跑得没影儿了,您说奇怪不?”

“三亩地种那么多树?秧苗都插不下,还跑了?”

“就是,就是。”

七奶奶沉默几秒钟,用拐棍敲两下地说:“哼,这小子要是搞公家的鬼,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三天后,七奶奶用拐棍赶着她的孙子来到审计局要见领导。张芷萱跑过来搀扶老人家,七奶奶推开她说:“我们是一家人,你闪开不要管。”

七奶奶当着局领导的面用拐棍打得村支书的腿青紫。七奶奶说,村里的路再烂,也不能搞公家的鬼来修。她这孙子就是那群“跑了的树”,现在赶回来还给国家。

(作者通联:沙洋县民政局)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