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版:观点·时政     
按日期检索

对高空抛物应“不以恶小而纵容”

□陈琳

7月2日,贵州贵阳,39岁的袁女士在小区内行走时,被楼上一10岁男童高空抛物砸中头部,不幸身亡。居民称,砸中死者的灭火器是当日掉下的第二个,事发半小时前就有一个灭火器从楼上掉落,所幸当时楼下无人。(据荆门晚报微信公众号)

又一起高空抛物伤人事件!无论肇事者是否存在主观故意,失去的生命都无法重来,连日来,一股夹杂着心痛与愤怒的复杂情绪在网上蔓延。愤怒,因为熊孩子身后总站着对孩子疏于管教的家长,因为灭火器掉了一个又一个,直击物业对小区管理责任的缺失;痛心,既为受害的当事人,亦为每日穿行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中的自己。

其实,感到悲愤交加的何止众网友,荆门的大街小巷也充斥着居民关于该起事件的议论声。高空抛物太常见了,小到纸屑、烟头、果皮,大到花盆、窗扇、建筑垃圾,各种各样的情形无时无刻不在上演,除去少许意外,大多是故意为之。即便是不小心碰落、被大风刮落,那也是因为没有做好防范。说到底,居民的安全意识太淡薄,有高空抛物陋习者不在少数。刚刚过去的6月,深圳、南京、江阴等地就发生了多起令人揪心的高空抛物伤人事件,不由得让大家在外行走时多了几分担忧。

伴随着城市的发展,高楼、超高楼越来越多,谁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倒霉的“下一个”?然而,面对屡见不鲜的高空抛物,若不是发生了流血、伤亡等严重后果,有警方介入,往往会以法不责众、物业提个醒不了了之。

一方面,治理高空抛物的确很难,光是找到肇事者及责任人就不容易。因为抛物就在一瞬间,很难抓现行,无法取证自然也就难以追责了。除非是极端事件,在无法指认具体肇事者的情况下,也会采取“连坐”追责。

另一方面,在绝大多数人眼里,高空抛物早已司空见惯,天天都在上演,属于“小恶”,都持一种纵容的态度。然而,有数据显示,一个30克的鸡蛋从4楼抛下会让人起肿包,从8楼抛下会让人头皮破裂,从18楼抛下可以砸破人的头骨,从25楼抛下可使人当场死亡。可见,高空抛物看似不经意、随手一抛,可一旦酿成恶果,其危害不亚于故意伤害罪、危害公共安全罪,甚至是过失杀人罪。

高空抛物还要伤人多久?置身于钢筋水泥的都市里,难道我们只能自求多福?治理高空抛物已刻不容缓!纵然困难多多,也不是我们束手无策、无所作为的借口。面对堪称公害的高空抛物,我们应秉持“不以恶小而纵容”的态度,更何况“小恶”也时常酿成大祸。

遏制高空抛物,当然要依赖文明自律,但更有赖于强制性的他律。

职能部门应从源头上对高空抛物陋习进行规制,不要等严重后果发生了再出拳追究。或者可以像查酒驾那样,对高空抛物采取零容忍态度,哪怕一张纸、一个烟头,都让当事人感受到法律的威严,而不是只将其视为一种文明失范停留在教育警示的层面;日常生活中,社区和物业应做好宣传引导、加强事前防范,切实担负起小区安全管理之责,对高空抛物行为发现一起制止一起;作为最基本的社会组织形式,每一个家庭也要积极行动起来,自觉提升公共意识、安全意识,管住自己的手、管好自家的人,主动拒绝高空抛物。

一座城市,如果连居民的出入安全都无法保障,又何谈城市文明?治理高空抛物,该下重手了,相信只要我们行动起来,日拱一卒终有所获。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