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版:观点·时政     
按日期检索

发展婴幼儿照护服务,步子再快一些

□张冬梅

针对婴幼儿照护服务人员紧缺、素质相对不高等问题,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加快培育婴幼儿照护服务专业人才、依法逐步实行工作人员职业资格准入制度,对虐童等行为“零容忍”等。

《意见》出台,就引起了许多家长的关注与讨论。人们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就是《意见》所提出的一些制度、规定、要求等,什么时候能变成现实?人们什么时候能享受到“质优价廉”的婴幼儿照护服务?

2016年我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但实际上,生二孩于不少家庭而言,仍是“可望不可及”。养育子女高昂的经济成本是一个方面,“没人带”,也是阻止许多育龄夫妇生育二孩的重要原因。对普通工薪阶层而言,“双职工”是家庭就业结构的普遍状态,再加上照顾婴幼儿的保姆不好找,或者不被信任等原因,上一辈的老人成了带小孩的主力军。然而由于老人身体较弱、精力不济,再加上隔辈教育存在诸多弊端等原因,这并不是养育子女的最优选项。而这些,对老人来说,同样是一种负担。不少老人退休前的时间交给了事业,退休后的时间都交给了孙辈。很多老人为了带孙子不得不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外地,或者两地分居。更何况,有些家庭连“老人带”这种无奈的选择也没得选,甚至需要夫妻一方放弃事业全职带娃,家庭经济压力陡增。放眼社会,接收3岁以下幼儿的早教机构有是有,但高昂的费用和对孩子安全的担忧让许多家庭望而却步。

养育幼儿是“甜蜜的负担”,社会现实表明发展婴幼儿照护服务确实很有必要。随着人们育儿观念的转变,尤其是年轻一代的父母,更渴望专业科学的婴幼儿养育模式。试想,不管是请进家庭的专业育婴师,还是送进资质健全、安全放心的专业照护机构,如果3岁以下的婴幼儿能够以普通家庭能够承受的合理支出享受到专业照护,照护婴幼儿的过程不那么“磨人”,人们对养育子女的恐惧就不会那么强烈,生育的意愿自然会有所增长。

既然社会对专业婴幼儿照护服务的需求这么渴切,国家对促进婴幼儿照护服务提出了要求,那么,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步伐能否更快一些?不然,好的政策就犹如跳起来也摘不到的桃子,人们的获得感依然不高。

《意见》对地方政府的主要责任、监管部门的监管责任以及服务机构的主体责任提出了具体要求。我们期待,政府和部门尽快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把意见的各项要求落到实处,真正担负起规范发展和安全监管的责任。要广泛借鉴国外经验,创新科学合理的投入运营模式,加大公立照护机构的比重,让普通家庭的孩子能享受价格合理、就近方便的照护服务。要加大专业照护人员的培训,严格持证上岗,实施专业照护人员和机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对虐童者“零容忍”。强化事中监管,如在特定的场所和时段,在不侵犯隐私的前提下,依靠科技手段实现对照护人员的监控,为婴幼儿筑起安全屏障。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