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版:荆门创客     
按日期检索

九零后有人拿一半工资去养生

90后杨蓉19岁时就感觉“再不养生,自己可能随时会猝死”。那时她刚读大一,整日就盯着屏幕里一行行代码,屁股在椅子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后脖颈子常发硬。一天,她突然意识到“要吃点啥保养保养了”。

网店的购物车里,开始多了几款保健品。在选什么牌子上,她还精心研究了一番,最后锁定了国外品牌。

护眼药是一定要买的,一小瓶下来折合人民币一二百元,和她一个月二三千元的生活费相比,不到十分之一,“还行,不算贵”。还要买瓶护肝药,尽管吃这种药的一般都是爱喝酒的人,但杨蓉听说熬夜伤眼也伤肝。

收到快递的那一刻,杨蓉边熬夜写代码边吃药的“朋克养生”生活就此开始。她把保健品放在书桌上,这两年,每到熬夜时,就会往嘴里塞两片。

在“吃吃吃、吃出健康”的路上,1992年出生的徐琦(化名)显然比杨蓉更用心。在旅游文化公司上班的她,办公桌上散落着高矮不一、颜色各异的五六个瓶罐。置物架上,还有几个小药瓶、条状的口服保健品和茶包。

为了养生,她把坐地铁、吃饭后的时间都拿来在手机上刷保健品,看看养生文章、功能,搜搜养生产品的价格,她还咨询朋友圈中从事营养品销售相关工作的朋友。时间一长,许多保健品的功能,她张口就来,把零碎的时间优先给“养生”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在这些产品中,有的保健品一瓶200片,一日两片,可以让她吃上3个月左右,维生素和补气的药单价均在100元以下,但大部分保健品是进口产品,价格都上百元了。这些买来的产品很多都是“试验品”,找到效果更好又价格合理的同类产品后就会被换掉。

除了吃,她还要让身体动起来。为此,她办了几千元的健身年卡,买了防脱发的洗发水。在她看来,这些都是防止20多岁的自己提前进入30岁的“基本装备”。对于刚工作一年的徐琦来说,这些养生上的开销,已经占了工资的一半。

2018年“双11”期间,返利网的数据显示“防脱发”“抗初老”成了90后养生产品购买的两大关键词。苏宁易购的数据显示,“保温杯里泡枸杞”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而这里面,90后“轻养生”群体的贡献不可小觑——“近六成”。

“养生可不只是女生的专利”,在北京做记者的90后王潇(化名)感觉,“脱发”这件大事早已变成男生的“天敌”,“身边1994年出生的男同事都脱发了。”王潇发现很多男生会偷着买点防脱发的药吃,“有款药还挺火,都不好买。”

阚馨仪的养生更注重“从脚开始”。因为进入了学校的辩论队,读大三的她天天熬夜查资料、写辩论稿,第二天还要爬起来赶早课,时间一久,“眼睛疼”“心脏偶尔会突突跳”。除了吃保健品、用生发水,“泡脚”成了每天入睡前的一道养生“功课”。

只有一盆热水是不够的。倒入一袋“明星同款”的中药泡脚粉,几十元钱一大包,能用上一个多月。用泡脚粉的年轻人很多,阚馨仪觉得泡个脚,效果看不太出来,但最起码能有点心理安慰。

养生成为周围很多年轻人的话题。过新年时,她送给辩论队成员的新年礼物,是她认为最适用的“生发水”和“泡脚粉”。

徐琦的办公桌上,有些保健品开始替换着吃,她开始上下班乘坐地铁加上骑自行车,或者走路;无论在家里或餐厅,吃饭尽量规律、适量,注意饮食均衡。从那一瓶瓶保健品开始,她发现,90后想老的慢一点,培养正确的“生活方式”才更重要。 (据《中国青年报》)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