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版:法治周刊     
按日期检索

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

​——“枫桥经验”的荆门实践(下)

本报记者 邓琳 通讯员 陈忠新

20世纪60年代初,诸暨市枫桥镇干部群众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的枫桥经验。半个世纪过去,“枫桥经验”在实践中得到丰富和发展,由农村拓展到城市社区,拓展到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

在学习和践行“枫桥经验”的实践中,我市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治理体制,跳好共建共治“集体舞”、当好矛盾调处“和事佬”、打好综合治理“组合拳”、用好治安防控“智慧芯”,形成了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局面。

群防群治

打好社会治理“组合拳”

乱象是治理的方向。近年来,市委市政府坚持问题导向、民意导向,以解决群众“家门口”的问题为切入点,打出标本兼治的系列“组合拳”,收效显著。

2006年,荆门高新区·掇刀区麻城镇丁店村治保主任李涛自费组建起一支义务巡防队,被村民们誉为“身边的移动派出所”。在他和巡防队的努力下,13年来丁店村没有发生一起刑事案件,小偷小摸基本绝迹。

信访是难题,维稳有道道。在畅通民意诉求渠道、探索维稳工作新机制上,钟祥市实行“听证评议”制度,由各乡镇组织职能部门负责人、法律工作者、知情群众代表、老党员等,对长期重访、闹访、重复信访的人进行评议,让群众来进行点评、说服帮教。通过群众信访群众评,作为百万人口的大市,钟祥每年进京非访人次仅个位数,信访秩序得到进一步规范。

以良法促善治,离不开打击犯罪,更离不开服务人民。

农村“三无”摩托车事故频发,理赔是“老大难”,更容易引发堵路、堵门、抬尸闹事等事件。在沙洋县,16.1万辆机动车中就有13.6万辆摩托车。为创建“平安摩托”,沙洋警方推出检车、保险、办牌“一条龙”式的摩托车管服模式。摩托车车主只需每年缴300多元钱,就能最高得到34万多元的赔付。几年来,沙洋县摩托车交通事故发生率逐年下降,没有发生一起因摩托车交通事故引发的群体性事件。聚焦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精准施策、综合治理,沙洋县平安创建走在了全省前列。2017年,沙洋县荣获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最高奖——“长安杯”。

科技引领

用好治安防控“智慧芯”

在社会治理中引入信息化技术,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几年来,我市加大经费投入,强化市、县、乡、村四级综治中心建设,整合城乡网格化、平安建设信息网、综治视联网等信息平台,促进了综治中心规范化建设、实体化运行,为“雪亮工程”提供了基本依托和实战平台。按照“全域覆盖、全网共享、全时可用、全程可控”的要求,大力加强公共安全视频监控联网应用。目前,全市已建成一类、二类视频监控探头4万多个,1514个村装有11391个监控探头。

“枫桥经验”向网上延伸,“雪亮工程”从“眼睛”升级为能看能思考的“大脑”,在重大活动安保、重点行业安全监管、重点事项监测、突发事件处置、侦查破案等实战当中发挥作用。

廖承枫警务室,我省首家以个人姓名命名的警务室,也是智慧警务的典范。2016年7月,京山市三角洲社区发生了一起意外事件:两人在短暂口角之争后,其中一人离开时突然倒地身亡,死者家属认为是争执中另一人的拉扯和过激动作所致。廖承枫通过手机调取事发现场的3个监控探头,用3段视频完整地还原了事发经过,清晰证实双方无任何肢体冲突,也无过激语言。家属在看完视频后接受了事实真相,事情很快得以平息。

智能地图、人脸识别、“车卫士”、“安心手环”……一个个新鲜名词在廖承枫手中变成现实。

市公安局大数据实战应用中心,是全市新智慧警务的“大脑”,技侦、网安、图侦等多警种民警进驻,打破内部39个应用系统间的数据壁垒,汇集起17亿条各类数据资源。利用互联网、云计算,零乱、孤立的数据被激活,变得有序、灵动。

2018年4月10日,一路潜逃在外的传销头目王某躲到荆门,殊不知他的行踪早已被警方视频监控锁定。通过就近调警,及时调取沿线视频追踪,5组警力赶至现场,在一辆即将发往襄阳的客车上将王某抓获,整个过程用时5分钟。

巧学善用“智慧芯”,换来的是人民群众满满的安全感。2017年,全省“一感两度”测评中,荆门群众安全感排名全省第三,社会治安满意度排名全省第二,公正执法满意度排名全省第四。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