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版:时政     
按日期检索

求同存异,文化因多样性而更具魅力

□周围

今年6月,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小学二年级第二学期语文课本《打碗碗花》原文的“外婆”被改成“姥姥”引发网络舆论关注。6月23日,上海市教委责成上海市教委教研室会同上海教育出版社迅速整改,向作者和社会各界致歉,将该文中“姥姥”一词恢复为原文的“外婆”一词。信息在各类平台推送后,网友们的讨论主要集中在“推广普通话”和“保护方言”之间的关系上。

尽管字典上将“外婆”列为方言,但对许多土生土长的荆门人而言,称呼外祖母“外婆”“姥姥”,似乎都只在说普通话的时候才会这样讲。实际上,荆门方言称呼外祖母,通常是叫“家婆”“家家”等(“家”音“gā”)。不过,现在也有不少家庭的孩子已经不会说本地方言,和家庭成员讲着普通话,对外祖母的称呼就是“外婆”或“姥姥”。具有荆门地域特色的“弹舌音”,孩子们就更不会说了。

语言是交际的工具,语言不通,就会妨碍人们的正常交往,也会限制经济、科技、文化事业的发展。讲普通话、写规范字是基本要求,能消除地域隔阂,为人们的自我发展创造条件,更是信息传递准确、顺畅、高效的必备条件。不过,有研究汉语方言的学者指出,方言是一个地方的灵魂,是地方文化的核心载体,是民系或族群的重要标志。没有方言,民系的基础就消失了,以方言和民系为基础的地域文化,也会失去存在的重要根基。我们引以为傲的中华文明,正是由多元的地域文化组成的,没有地域文化做支撑,中华文化就是空中楼阁。

无论是在上海还是深圳,人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报站语音提示除了普通话和英语,还会用上海话或粤语播报语音提醒。在荆门,带着浓厚地方文化色彩的地方戏里,台词也大多是用方言说唱出来的。方言是地域文化长期积淀的成果,展现的也是当地居民真实的生活状态。方言展现着地方的风貌,对文学来说也是很有价值的。有时候,长期生活在同一地域的人在交流时用普通话“难以言表”的感受,用当地方言却能精准地表达出来,这样的方言,也算是一种对标准语重要的补充了。

语言是沟通交流的工具,也是情感的依归。唐有贺知章写下“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的诗句,家乡的样貌变得陌生了,但家乡的方言依旧那么熟悉。在这里,方言牵着的是游子的乡愁,对于在现代社会离乡外出打拼,不会再在家乡长期逗留的人们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

说到底,普通话一定要掌握好,方言也不必丢,求同存异,保存的正是文化的多样性。那一句句带着浓浓荆门味道的乡音,带着泥土气息的俏皮话,正是荆门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一定紧紧连在故乡的根。让方言保存起地方特色,让一个地域的文化有着鲜明的地方特色,才会使整条文化长河更具魅力。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