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版:观点     
按日期检索

《兰丁逸韵》读后漫笔

□刘南陔

《兰丁逸韵》是欧阳祝先生的第三本诗文集。欧阳老是我十分敬重的一位教育界前辈。我很早就知道他的名字,但真正与他相识是在1984年。那时沙洋师范刚从荆州地区移交至荆门市管辖,我作为市教育局师训科长,经常陪领导下校调研或联系工作,因此,与主校的欧阳颇为熟识,有时开饭时间过了,就在他家用餐。1985年前后,湖北省中师历史中心教研组、语文中心教研组的两次年会先后在沙洋师范召开,在历史年会期间,时任湖北省教委主任的邹时炎亲自与会,并为沙洋师范写下了“江汉明珠”的题词,为沙洋师范后来的发展定下基调。后来,邹时炎升任国家教委副主任,“江汉明珠”四字也随之远播神州。这两次会议的成功召开,欧阳老功不可没。提起这段历史,作为局外人的笔者都谈吐能详,可想而知欧阳老的印象是多么深刻。这不,二十年后的吟咏也常常提及:

三月春光洒黄山,

相聚故园心畅欢。

儒老课书怀岁月,

子生解惑逐沧澜。

神州尧舜前程美,

江汉明珠师道宽。

志许青春续薪火,

共谋校略誉黉坛。

(《沙师五十年校庆感怀》)

沙洋师范1956年在黄家山南坡破土兴建。欧阳祝1957年调入该校,那时的校舍也就两栋平房、六间教室而已。欧阳祝在这里一直工作到退休,他见证了沙洋师范由中师至师专、由校园至学区的全过程,对这片热土饱含深情。作为在天门竟陵出生的诗人,他丝毫没有钟惺、谭元春同乡的优越感,而是把“起风是沙、下雨是洋”的沙洋看作自己的“故园”。在诗人眼里,这里春光明媚,婀娜动人。诗人回忆起峥嵘的从教岁月,思念起泛舟学海的莘莘学子,五十年前,不畏艰难的拓荒者,怀抱教书育人的远大理想,脚踏江汉平原的广袤土地,许志青春,献身教育,意气风发,朝气蓬勃。这是五十年前的真实写照,也是五十年后的深切眷恋。师心可鉴,寸心可撼。这种献身杏坛的情怀,一直延续到他退休后的十年、二十年……

我们再来看下面这首七律:

霓虹耀彩进歌堂,

聚首文彦品茗香。

鼓号琴声传淑雅,

师生舞步踏芬芳。

同行热议宁疆计,

对座交流改革方。

执手共喉歌一曲,

天公赞我楚才昌。

(《梦江南歌厅舞会》)

虽是师生聚会,进歌厅唱歌跳舞,但热议的仍然是“宁疆计”,交流的仍然是“改革方”。此时此刻,师八十矣,生七十矣,皆耄耋之年,然而这些老头们,执手欢歌,翩翩起舞,好一番欢乐景象,着实令人羡慕不已!

汉水荆山一脉通,

沙师理院桃李丰。

诗书面壁存良俊,

薪火传人铸大功。

盛世师情乐互动,

金秋校友喜相逢。

思源引惠崇名教,

共看春风化雨虹。

(《七五届师生相聚荆城》)

欧阳老晚年,不但有追求,也有享受。他享受的是改革带来的红利,他享受的是终身从教带来的欢乐。2005年,沙洋师专与荆门职业技术学院合并,组建荆楚理工学院,退休后的欧阳老随校迁居至荆门城区丁香园。第三首七律首联畅叙其中的变化,字字句句情深意长,读来满口生香,饶有逗人入胜之趣味。颔联“诗书面壁”“薪火传人”一组短语,既是诗人辛辛苦苦做学问、老老实实为公仆之真实写照,又是对广大教育工作者之热情讴歌与高度颂扬。颈联继首联“桃李”二字铺展开来,着力渲染发挥。自古以来,“桃李遍天下”为师者最大欣慰、最高财富,欧阳老又何尝不是如此?他的《世界风情》《滋兰丁》两本诗集就是在众多学生的支持与帮助下结集出版的,这次《兰丁逸韵》的付梓想必亦然。尾联更上一层楼,化用“饮水思源”“春风化雨”两个典故,抒发诗人内心的无比欢乐,笔力老到,格律完美,通篇可圈可点。仅就诗词创作而言,晚年的欧阳老,也是到了春风化雨的美好时节!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