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版:观点     
按日期检索

移风易俗不是简单的“取消”

移风易俗,不是简单的“取消”。春节形式在变,人在变,内容在变,但不变的是感情!

□东山

春节一年一度,风俗逐年在变。时代的巨变,让我们的春节“减法”越做越快,在一些农村,虽说近年来增加了些诸如上网视频聊天、进城逛街等内容,但更多的是“做减法”,比如不贴对联了,不搞联欢活动了,不拜跑年了,“红泥小火炉”的场景再难重现。年味儿最浓的农村尚且如此,城里又如何呢?每每目睹春节期间的传统风俗一项项消亡,我常感慨:移风易俗不是简单的“取消”。

别让快节奏取消了“回家”的心情。前几天,同学群里有人喊了一句“过年找个时间聚一聚呀”。好几个在外地的同学叫苦不迭:“票不好买,回不去呀”“工作太忙,回不去呀”“天气恶劣,回不去呀”……总结起来,时间、精力、天气,似乎都是“回不去”的理由,而且都是不可抗拒的力量。为什么我们的高铁越来越快,我们回家的步子却越来越难迈?生活在快节奏的当下,年轻一代顶着工作和生活压力,“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的号召力越来越弱。其实,挡住回家路的不是一张车票、一笔房贷、一个晋升机会,只是差一份心情罢了。让我们多想想爹娘步履蹒跚的背影、孩子眼巴巴的神情,尽量让“回家”的心情不要遭遇那么多不可抗力。

别让“科学”取消了我们对先祖的追思。春节习俗有祭祀这一项,祭祀灶神、祭祀祖先等,各地形式不一。有些习俗属于封建迷信活动,正逐步被破除。相信科学不迷信,无疑是进步。然而,现在有的年轻人又有一种偏激的倾向,把“破迷信”等同于取消“追远”。事实上,春节期间有很多“追远”的活动不仅是无害的,而且是维系家族亲情的重要载体,是一种文化现象的传承。以偏概全地将这类活动都归结为迷信,一律封杀,不可取。慎终追远,民德归厚。让我们否定“追远”中的陋习,保留那些“无害项”“有益项”,引入现代手段,为“追远”做点加法,比如静下来写点追忆,翻翻老照片,看看老录像带等。我相信,科学也是欢迎的。

别让“丧文化”取消了我们的一切乐子。现在过年,很多人取消了一起守岁聊天、起早给长辈拜年、长辈包红包给小辈等,对什么乐子都提不起兴趣,用省事、应付的心态对待一切仪式,连门都不愿出,沉迷于玩手游、微信抢红包等,精神气被渐渐磨灭。我们不要弥漫“丧文化”的春节。与其沉浸在“失去目标和希望、没有情感、没有意识、没有约束”的萎靡状态,不如借春节的仪式,融入人群,整理心绪,重新播种希望和信心。固然,福不是必须贴,灯笼不是必须挂,聊天也不是必须的,但就怕懒得贴、懒得挂、懒得聊。

移风易俗,不是简单的“取消”。春节形式在变,人在变,内容在变,但不变的是感情!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