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版:文旅周刊     
按日期检索

传统文化的追梦人

本报记者 解天滋

采访张青松,是受朋友之邀去看他的学校。但他很少讲他的学校,倒是一遍又一遍地讲传统文化,从东方讲到西方,言辞间流露出传统文化可以革除种种社会弊端,是创造美好生活、和谐社会的一剂良药。

在当下,一个普通人,以一己之力,致力于传统文化的研习与传播,注定是一条艰难之路。

爱上国学,弃商从教

张青松,生于二十世纪70年代,城北东宝区子陵铺人,年轻时即在公办小学任教,后经商。

2012年,张青松到广州参加企业管理课程学习时初次接触到传统文化,在后来的学习中逐步领略到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于是下定决心要做点什么。

2013年,张青松放下生意,辞去公职,租下原三三O子弟学校,开始筹办学校。经过一年多的奔波,2015年春,全日制非营利性质的荆门市追远伏羲学校正式开学,当时仅有12名学生。

还在筹备过程中,张青松就深入了解了甘肃省天水市伏羲班的情况,决定学习借鉴伏羲班“以人为本,教人伦,顺人性,终身受益”的教育理念办学。在追远伏羲学校,“诗书礼易乐春秋”是学校的主要教学内容,学生们读经典、习书画、弹古乐、练武术,校园里流淌着浓浓的国学风。

目前,学校有教职工二十余人,学生100人左右。两年多的努力吸引了北京﹑江西﹑湖南及省内武汉﹑孝感﹑荆州﹑襄阳﹑宜昌﹑黄冈﹑天门﹑潜江﹑仙桃﹑荆门本地学生来校就读。

教化学生,影响家长

张青松倡导“一人进伏羲,全家皆受益”。几年来,不少家庭都因孩子学习传统文化而受益。

有一个六年级的孩子是从其他学校转过来的,在原来的学校,他因为“太笨”常常被嘲笑。到追远伏羲学校后,半年时间,他在读书、礼仪、劳动各方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家长欣喜不已。

有家长介绍说,“女儿在学校读了两年,每天都很开心,改变之大、进步之大,让我很惊喜。女儿还教会了我们许多过去不曾了解的诗书礼仪。”

学校经常举办家长公益学习班,开办多期夏令营,众多家庭因此受益。一位参加过几次公益学习的家长说,“通过学习,我真正意识到父母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我们现在在家里就严格要求自己,努力为孩子当好榜样。孩子进步了,我们和孩子的关系也融洽了!”

校园耕读,道阻且长

张青松的学校校园面积大,有许多空地。他带着老师、家长种了许多蔬菜。学校还安排了专门的课程,让学生参与种菜,让学生在劳动中亲密接触大自然,感受四季更替、天气农时。

对于种菜,张青松同样赋予其深刻的文化内涵:现在的各种疾病与饮食不无关系,学校种植的蔬菜都是按传统方法种植,顺应四时而种而收,人的饮食顺应自然,更有利于身体健康,这也是农耕文化的意义所在。

从另一个方面看,校园的菜地基本能满足学校的蔬菜供应,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张青松的资金压力,但仅仅是杯水车薪。几年来,张青松为办学花光了自己的积蓄。身边和他一样热爱传统文化的朋友纷纷伸出援手,尽了他们的微薄之力。但大家心里都明白,没有生源,没有政府的投入,校园耕读之路道阻且长。

学校的理事们常常在一起商量对策,有的建议办幼儿园,有的建议办培训班,但张青松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传统文化的学习非一日之功,需贯穿教育的始终。他给学校设计了三个阶段的目标:第一阶段是初始阶段,重点在三年级以下;第二阶段是完善小学阶段,重点是完善幼儿园到小学六年级,并争取各年级两个班;第三阶段是初中阶段。现在学校正处于第一阶段。

张青松还给学生设计了三种人生规划,一是参加高考,二是与职教对接,三是研习传统文化。他希望更多的青少年加入到传统文化的研习、传播中来。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