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版:时事     
按日期检索

“老综治”的“平安经”

(上接第1版)地区的经济发展、平安稳定,离不开社会管理的创新。尽管工作的平台限于镇村层面,但雷光付对于管理创新探索的脚步不曾停歇。

2014年初,全市网格化管理工作才刚刚起步,负责这项工作的雷光付结合工作实际,总结出一套百分考评机制,并配套了相应的规章制度,摸索出了网格化管理与考评的方法。这一经验随后在我市全面推广,全省农村网格化管理工作现场会也在钟祥市召开。

有感于村务管理尤其是公章管理散、乱的现象,2016年初,在雷光付的建议下,胡集镇在全镇农村探索推行公章进网格、进党员群众服务中心的管理使用办法,从源头上有效预防了农村“三资”(资金、资产、资源)的流失,避免了可能出现的贪腐现象。这一做法受到市纪委的高度关注。2016年6月,市纪委在胡集镇湖山村召开全市农村“三资”管理现场会,推广这一做法。

心系群众,细心排查解“疙瘩”

民生无小事,枝叶总关情。排查矛盾纠纷是信访工作的重头戏,适时掌握社情民意,分析研判社会治理、平安建设、维护稳定和信访工作,是党和政府面对群众的一扇窗口。

2016年8月,我市开展焦柳铁路沿线安全隐患排查护路工作,雷光付硬是徒步20多公里,对沿线的13个村、社区一一排查。焦柳铁路在丽阳村有4公里,涉及4个涵洞、1个平交道口,有村民开荒离隔离路网太近,雷光付就上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消除安全隐患。丽阳村分管政法工作的副主任金海波说,“雷主任对我们反映的基层问题会积极指导,带头解决。这个领导对工作负责,没有架子。”

9月22日,雷光付获知辖区桥垱村陈某的女儿上个月入院治疗,被诊断为精神病。陈某因多有顾虑而一直未向管理部门申报。了解这一情况后,雷光付主动联系陈某,向其宣传有关精神病人医疗费减免政策,只用3天就帮其办妥了所有手续。在雷光付看来,这件小事是自己职责所在,把政策用足,也能减少其家庭经济负担。

从事综治工作以来,雷光付的日子就没消停过。工作干得久了,大家也习惯于有事找他。即使麻烦事再多,即使不属于自己分内事,雷光付也从不推辞。

2013年,桥垱村村民蒋传现与邻居为24厘米厚的公共墙发生分歧,找到雷光付。经他调解,这起本应由城建部门处理的纠纷迎刃而解。

扎根基层,24年苦干挑重担

由于人少事多,日常工作中雷光付就像上满发条的机器连轴转。每天,他提前一个小时上班,推迟一个小时下班,尽管办公室离家不过4公里,但他中午也很少回家,双休日对他来说更是“奢侈品”。

长年超负荷工作,雷光付的身体健康状况渐差。尽管如此,他却从没耽误工作,也从没在组织和同事面前叫一声苦、喊一声累。2017年4月16日,雷光付从单位楼梯上摔下来,导致脚肌腱摔断,医生要求他卧床休息半年,可没过一个月他就出现在工作岗位上。

曾从事信访工作多年的胡集镇民政办主任胡俊的办公室与雷光付的办公室门对门。相识多年,他也见证着雷光付工作中的心酸与付出。

蛮河村80多岁的村民高家兵,过去将责任田抛荒,转让给他人并已确权。2003年,农业税改革后,老人想拿回责任田,到镇村上访多年。2004年的一天,老人再次来上访,雷光付主动上前解释政策、做工作。老人觉得他没有站在自己这边说话,抡起拐杖就朝雷光付打过来,时年已45岁的雷光付默默承受了老人的怒火,“您是长辈,您打我我受着。”

尽管心里委屈不已,但雷光付还是将老人的事放在了心上。原有土地已确权不能改变,雷光付就多次上门解释政策;联系老人不在蛮河村居住的子女,说服他们赡养老人,让老人感受到家庭温暖;村干部定期不定期上门看望,解决其生活困难。最终,化解了老人的怨气,老人息诉息访。

二十多年里,家人、朋友多次劝雷光付换岗,领导也曾两次征求他的意见,但雷光付始终坚持工作在一线。在他看来,基层综治工作虽然繁琐、细小,但有苦有甜。

16年前,村民马祖亮从保康迁至胡集镇小山村居住,由于原居住地工作人员弄丢了他的原始户籍资料,16年来一直没有户口。2015年,马祖亮找到雷光付,雷光付带着他跑派出所,按缺失资料清单所列一一补办。户口办妥的那天,60多岁的马祖亮在派出所门前下跪,感谢雷光付的帮助。

这件事深深地印在雷光付的心里,沉甸甸的。当有人对他说,“老雷你一天到晚忙这些小事有什么用,不如做点大事。” 雷光付回答说,“我们职责所在,只能为群众解决小事,在我们看来的举手之劳,就是他们的大事。”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