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版:法治周刊     
按日期检索

梦有青山在警营

魏青山 讲述 徐娟 整理

有人说

人的一生会遇到两个人

一个惊艳了时光

一个温柔了岁月

可是分明还有一种人

他的存在就像一簇莹莹的烛光

静吐芬芳

唤醒我们内心的温暖与希望

照亮人生旅途中的困顿迷茫

今年2月,我通过层层笔试、面试、政审、体检,成为京山县公安局200多名辅警中的一员,分配到基层派出所工作。许多亲朋好友得知我放弃了在深圳的高薪工作,回到家乡派出所当一名收入微薄的辅警,都觉得不可思议。面对这些意料之中的反应,我抱以微微一笑:“当警察是我的梦想,我不想放弃一个能接近梦想的机会。”

其实从小到大,我对警察都抱有一种敬畏和陌生的印象,也从未想到会和这个群体有什么交集。直到2012年夏天,一名“片警”的出现,打破了这种距离感。

那一年,我接到亲友的电话,心急火燎地从深圳赶回京山。到家后,家里临街的两间老房子已被夷为平地,开发商说每户仅补偿10万元。栖身之地化为灰烬,人们的愤怒情绪膨胀得就像一戳即爆的氢气球,已经有人开始煽动,准备拉横幅到县政府聚众上访。

一向沉默寡言的我妈突然站出来拦住大家,她非常笃定地说:“大家伙儿不要急,我们的责任区民警廖承枫已经来过了,他说一定把事情调查清楚,还我们一个公道!”群情激愤的人们哪里听得进去,一个个七嘴八舌地说,“现在的警察靠不住,不把事情闹大是不会有人管普通老百姓死活的。”我从来没见过我妈如此执拗,她死死扯住几个嚷着要闹事的街坊,很坚定地大声喊着:“既然廖警官主动找到了我,拍着胸脯保证要为我们讨回公道,我们无论如何都要相信廖警官一次,他是真心为群众办事的好警察!”在我妈的苦苦坚持和劝说下,大伙儿决定等待消息。

那些天里,廖承枫一刻都没停歇,他带着几名辅警挨家挨户地查看现场、上门安抚居民,连续几天日以继夜地勘查取证和走访调查。掌握大量一手证据之后,廖承枫组织开发商和业主代表协商善后方案。起初,开发商对我们不理不睬,态度蛮横无礼,廖承枫顶着来自各方面的巨大压力,一次又一次地去找开发商沟通、谈判,同时联系律师为业主们提供法律支持。

两个多月的调解工作中,廖警官的嗓子说哑了,清瘦的面颊愈发地凹陷下去,只有一双眼睛总是坚定地望着你,让人油然而生一种信任的力量。最终,事情得到了妥善解决,强势的开发商承诺按政策标准对每家每户补偿到位。妈妈从廖警官手中接过60多万元的补偿款时,感动得热泪盈眶,她当即拿出1000元钱要感谢他,但被廖警官婉言谢绝了。大家都起哄说,“廖警官辛苦了这么久,为我们讨回公道,大伙请恩人吃顿饭总是应该的吧!”廖警官摆摆手笑着说,“只要你们的事情解决好了,安安生生地过好日子,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我妈的倔脾气又上来了,她总想着报答廖承枫的恩情,还真让她给打听到了一个好机会:廖承枫常年资助的一名贫困学生就在我家附近高中就读,我妈找到孩子的班主任,把1000元钱以廖承枫的名义捐给了这位寒门学子。

经过此事后,我们全家人都对警察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感、信任感。那个清瘦的身影,和一身洗得发白的浅蓝色制服,带着属于盛夏季节的一抹清凉记忆,深深地嵌进了我的心坎里。

2016年底,正在深圳工作的我突然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希望我能回京山参加辅警招考。当时的我已在深圳打拼多年,事业也处于上升期。要我放弃好不容易建立的事业基础重新回到起点,我也曾犹豫彷徨过。可四年前那个清瘦的身影在我心底一直挥之不去,母亲的叮咛一次次在我耳边回响:“孩子,儿行千里母担忧,我们希望你回来从警,做一个像廖叔叔那样的好警察,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这比你赚多少钱都来得踏实。”想起父母当初给我取名“青山”,就饱含着浓浓的故乡情节,也希望长大的我品格如山,成为亲人们的榜样和依靠。一念至此,我懂得了父母的良苦用心:人生不是一场物质的盛宴,而是一次灵魂的修炼,我们追逐梦想追逐成功追逐远方的繁华,唯有灵魂会伴随人生每一段旅程,心安之处才是吾乡。

而今,虽然我已进入警营,但我与一名真正的警察标准还相距甚远,梦想与现实的隔阂也常常让我倍感失落。每当深夜里我从工作和学习中抬头,望着窗外的满天星斗,我便知道,我离梦中的青山又近了几程……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