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版:广告     
按日期检索
版面标题导航

荆门,赶一场绿色大考

(上接第1版)加入工业印记的概念,开发六大主题中心与两大公园。”不仅原来的污染源不复存在,荆门还将对旧址的生态环境进行因地制宜地改善。新的商业、住宅、文化、教育、服务等城市功能,将开启荆门真正的城市生态宜居生活样板。

未来,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将回归依青山、傍绿水、仰望明净蓝天的惬意生活。

“我们不仅要算经济账,还要算社会账,为环保做贡献也是我们央企的责任。”谭勇说。

就是在这样的决心之下,荆门2016年全市单位生产总值能耗达到0.5837吨标煤/万元,比2010年下降30.5%,超额完成国家下达的下降25%的目标任务;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量分别为55948吨、6572吨、33734吨、34832吨,较2010年分别减少10633吨、2030吨、13512吨、23218吨,下降率分别达到15.97%、23.6%、28.6%、40%,超额完成国家下达的下降15.4%、23.2%、19.9%、23.6%的目标任务。

在申报国家节能减排示范市之前,荆门已经在湖北省内竞争过一轮,最终脱颖而出。但当时省里都捏了把汗,认为荆门的节能减排目标申报得太高了。

那么,荆门的底气来自哪里呢?

早在2007年,荆门入选国家循环经济试点市,成为循环经济与低碳制造的探索者之一,初步实现资源依赖性产业向资源效益型产业转型,2016年,跻身国家循环经济示范市。

10年间从“试点”到“示范”,“资源有限、循环无限”的理念深入人心。

“别人做的我们一样做;别人做不下去的,我们要做出成绩。”荆门人就是有这样的决心。

节能与减排,难点在减排。节能能带来利益;而减排是投入,只有成本没有收益,特别是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村镇污水处理全域覆盖两件事。

对于只能保障基本运转的乡镇来说,哪有这个财力去做污水处理?而荆门做到了,52座集中式污水处理厂已完成投资5.33亿元,同时完成480处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建设,覆盖到所有村镇。

强力推进的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更是给荆门人一个大惊喜。3年来,荆门共投入财政资金5456万元,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率提高到82.5%,不仅为养殖企业和养殖户带来良好经济效益,还平均每年新增COD消减量1513.42吨、氨氮消减量138.36吨,为全市解决农业面源污染做出巨大贡献,2016年被环保部作为水污染防治典型经验。

资金从何而来

大事小情,没钱免谈。荆门经济实力无论如何也谈不上雄厚。然而,3年示范期,荆门计划实施247个总投资45.49亿元的典型示范项目,截至2016年底,累计完成投资55.29亿元,占投资计划的122%。

“这得益于我们的三大资金保障措施。”荆门市常务副市长李涛介绍,荆门各级财政部门通过整合财政资金、创新金融政策和引入市场机制三大措施积极筹措资金,充分发挥财政政策引导和撬动作用,集中解决了节能减排中一些突出问题。“就像把拳头握起来再打出去。”李涛说。

荆门整合土地、城建、水利、环保等渠道相关资金,与节能减排综合示范奖励资金统筹使用,突破“点对点”的管理模式,形成政策和资金合力。3年来,共整合各类财政资金62.19亿元(其中地方配套51.49亿元),带动各类投资268.27亿元。荆门市财政局局长刘启华说:“这些资金的投入,使葛洲坝水泥厂异地技改、竹皮河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等一系列以前想干但没钱干的重大项目得以顺利实施。”

为鼓励和引导金融机构将资源更多投向节能减排领域,市财政局将财政政策和金融政策综合集成,支持金融机构创新金融产品,在财政资金投入的同时,更大范围、更大规模地引导信贷等社会资金投入节能减排领域,运用金融手段扩大财政政策效应。

PPP模式解决了地方财政的当期资金压力,这也是荆门能做到污水处理全域覆盖的“核心秘密”。乡镇污水处理项目以县市区为单位集中打包,采用PPP方式整体推进,由县级财政进行缺口性补助,解决乡镇财力不足的问题。

沙洋县乡镇污水处理厂项目是该县首个PPP项目,为11个乡镇建设日处理能力500—2000吨不等的污水处理厂,出水水质要达到一级A类。项目总投资规模1.1亿元,中标社会资本为广西博世科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卓志国介绍,该项目合作期30年,其中建设期1年,运营期为29年,根据项目特点,采用政府付费的回报机制。

在环保部与财政部发布的《全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十三五”规划》中,农村污水处理被重点提及,全国农村环境综合整治范围涉及各省(区、市)的14万个建制村。卓志国认为,经过10多年的发展,污水处理设施建设从大城市到县级城市,市场已经基本饱和,“空白市场集中在乡镇污水处理,14万个污水处理厂建设成为刚需。同时,为沙洋县11个乡镇建设污水处理厂,对于博世科来说也是个挑战。”卓志国说,“首先是要占领市场。沙洋县这个项目应该是走在全国前面的。”

通过PPP模式,竹皮河流域水环境治理、杨树港污水处理厂、沙洋县乡镇污水处理厂等节能减排项目相继落地,吸引社会资本36.76亿元,为荆门改善生态环境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创新管理手段

市长张依涛是荆门市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城市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他把“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这12个字分成“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3个字节。即:“节能减排”,是目标;“财政政策”,是通过财政资金投入、项目建设推动来看财政政策在节能减排中能发挥多大效益、做出多大贡献;“综合示范”,涉及财政政策多、部门多、领域多,通过试点来探索综合示范对节能减排的贡献。“综合示范必须在体制机制上创新,这是核心和关键。”张依涛笃定地说。

京山粮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利用畜禽粪便和农作物秸秆生产肥料的企业,2016年10月20日开始试运行。“仅11月和12月两个月,就收储畜禽粪便2万吨、农作物秸秆4000多吨,为解决永隆河流域农业面源污染问题出了大力。”京山县财政局副局长方俊赞叹道。

“我跟政府签了合同的,完成了,政府就奖励我,完不成,不但不给钱还有可能罚我。”京山粮泉公司董事长田定国笑着说。

京山粮泉是首个与京山县政府签订流域环境服务合同的企业,这也是荆门市财政局强化绩效评价应用的创新。

在安排该企业项目资金时,要求其重点解决永隆河流域畜禽粪便等农业面源污染问题,并与京山县环保局、财政局通过合同方式进行约定,按照不同绩效设置了两档补助标准和三种惩罚方式,首创了将项目建设资金的绩效考核从项目建设期延伸至项目运营期。

之所以愿意成为这个试点,田定国认为这种方式比以前政府直接进行固定资产投资要划算。“受政府奖励本身就有广告效应。”田定国说,“我也跟其他合作的地方政府建议用这个形式,这样政府不仅能看出他的钱是否花出效益,也对我们的事业发展有促进作用。”田定国的神情看上去有足够的信心拿到奖励,“我们预计今年可以处理畜禽粪便20万吨、农作物秸秆4万吨,能够生产价值9200多万元的有机肥和无机肥。更重要的是,可以大量减少COD、BOD、氨氮等污染物的排放,真正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

在典型示范项目完工后,市财政局根据审计机关或第三方中介机构认定的项目实际完成投资额、相关部门认定的节能减排量等绩效指标进行清算,确定最终的节能减排综合奖励资金,对任意一项绩效指标低于申报数70%的项目,取消典型示范资格并收回资金。

经过三年的努力,荆门绿色生态新城有了漳河新区模式,村、镇污水处理有了客店模式和沙洋模式,循环经济有了工业废弃物综合利用模式、农产品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模式、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模式,还有了全国首个土壤修复产业园、全省唯一的国家级生态县。

曾几何时,荆门PM10浓度处于全省最高,如今,不仅是空气,水环境质量也发生了明显改观。漳河水库是荆门城区唯一饮用水源地,已经连续10年出现被誉为“水中大熊猫”的中华桃花水母。

“节能减排事关荆门城市转型和生态立市战略实施、事关政府执行力和城市形象、事关人民群众福祉。”张依涛说,“虽然3年示范期结束了,但我们节能减排的工作永远在路上。”


 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分享到: